泡沫梨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陛下万岁by李家嬷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直到半夜,云雨方歇,安然已经累得连根手指都动弹不得。青涩小儿初开荤又被晾了许久,哪能轻易满足。

    徐长清抱着她轻喘着,心里满是欢喜,亲了下她汗湿的鬓角,哑声诉说一腔衷情。

    “陛下,长清真的好喜欢你,以后我再也不耍心眼,你也跟对叔叔和表叔那样对我好不好?”

    可惜,那人已经入梦赴周公之约,根本听不到他的话。

    徐长清也不介意抱着人时不时地亲一口,一个人自说自话,直到困意袭来才停下。

    翌日,安然被自己的生物钟叫醒了。

    以前是因为读书,现在是要上朝,到还真印证了那句生前何必久睡,难怪古代皇帝命不长,累都能累死。

    刚睁开眼便见面前放大的一张脸,虽然模样长得俊俏,乍一凑近还是把她吓了一跳。

    “陛下醒了,侍身伺候您更衣。”徐长清笑逐颜开,下了床去取朝服。

    安然撑起身呆坐在床上,目光落在他身上:“昨夜你……”

    动作微顿,徐长清捧着朝服微愕:“陛下想说什么?”

    “没,没什么。”安然垂眸,有些不自在,昨夜她整个人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能意识到他碰了自己,却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徐长清心里微微松了口气,那迷情香并非禁用的香料,后宅也常用来调情,而且他放的剂量不多,所以不会出什么岔子。

    在他格外殷勤的伺候下,安然穿戴好草草地用了早膳便去了上朝。

    待她离开后,徐长清还是派夏儿将香囊中的香料处理掉,换成相似味道的香料。

    太医院内,升为院史的章鹤山正在琢磨宫中太君和皇夫保胎养身的方子,女皇身边的宫人请他快点弄一道事后避孕的药方。

    徐长清还未从得偿所愿的喜悦中回转过来,便被赐了一道避子汤,顿时再也控制不住跑到鸾凤宫哭诉。

    此时,安然刚下朝,之前在常青宫不自在没吃好,正在寝宫吃点心,突然听到一阵哀怨的哭声,冷不丁打了寒噤。

    “陛下为何待侍身如此绝情,侍身不要喝那药,不要喝……”

    池落倒是尽责将人拦住,只是不能捂住贵君的嘴,干瞪着眼让他在外面哭。

    一个男生哭得委屈巴巴,如泣如诉,真的让人受不鸟,安然龟缩了一小会,就忍不住出去见人了。

    总算见到她了,徐长清心里半是欣喜半是酸涩,顾不得礼节跑过去拽住她的衣袖,哭得梨花带雨,惹人怜惜:“陛下,侍身……”

    安然克制住抽出衣袖的冲动,感觉他们不像是一对男女,反而是对姐妹。

    她出声打断他的话:“让你喝是为你好,你还年轻这么快生孩子对身体不好。”要知道他也才十六岁,身体还没发育完全。

    虽然她这么说,徐长清却不信,她本来就不喜欢自己,自然也不希望他怀上她的孩子。他盼了那么久才同房,若是有了孩子,或许她待自己也会和叔叔、表叔一般。

    虽然只有一夜不一定能有孩子,但那药他是绝对不会喝的,可自己这般扫她的面子,肯定会被她所厌弃。

    徐长清稍微冷静了些,恭恭敬敬道:“侍身多谢陛下圣恩。”

    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容易答应,安然原以为自己还要好好安抚一番。既然他这么乖,那她也对他稍微好点吧!

    “等会同朕一道去景熹宫用膳吧!”

    “喏!”

    ……

    宫人鱼贯而入奉上膳食,试毒后一一退出。

    四人同室,气氛有种说不出的微妙感,不知他们二人怎么想,反正安然几乎快要抬不起头来。

    按辈分来算,自臻比她高了一辈,算是这个身体的继父,柳青随她成一辈,然后再加上个徐长清,莫名有种三世同堂的感觉。

    她本来想不管怎么样都不能碰徐长清,可昨晚意乱情迷下……

    显然,两个男人比她这个现代人士要适应很多,毕竟这样的场面多了去了。

    徐自臻瞥了眼坐西向的侄子,目光微微眯起,他道陛下为何会碰他,原来如此。

    看来迷迭香残留的药性被勾起,为了避免再发生这样的事,还是得解了。

    柳青依旧神色淡淡,只是提醒道:“陛下,竹贵君进宫多日,品性纯良,今夜该去下他宫中。”

    安然尚未做出反应,徐长清面色有些难看了。虽然知晓如今后宫都轮流侍寝,可均下来一月分得几夜,而且陛下还有半月不入后宫。

    “哦,我知道了。”安然讪讪道,她真有些佩服柳青的胸襟,可谓是当朝贤夫之楷模。如果他不喜欢自己便也无所谓,可如果喜欢又怎么做到这么大方的。

    她隐约能感觉到他们都在尽力维持一分平衡,而其中最容易打破的人是她,所以自己要么都喜欢,均等的喜欢,要么都不喜欢,当成搭伙过日子。

    显然前者很难,是人都会有私心和偏好,一般帝王都会选择后者,利用起来也跟果决。

    如果是她,她该如何维持这份平衡,选择前者吗?一颗心能分成那么多分吗?

    安然想不通,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如果真的喜欢上一个人,那她一定会把握好分寸,不让他被群起攻之。

    从景熹宫出来,安然让徐长清做自己的步辇回去了,又将柳青送回乾坤宫,陪他说说话才前往韩宥辉所住的琉璃宫。

    说实话安然对他这个人还是很有好感的,初次印象便很好。

    怎么说呢?韩宥辉就好像同她是一个世界的人,不像大多数男子学习后宅之道,整得一个个都是大家闺秀,也不像自臻、柳青、荣临等人从小摸爬打滚,各自有各自的算计。他这个人很率性,当然这也得益于左相韩嘉对嫡子爱护有加。

    为了向来中立的左相站自己这边,她把他束缚在宫里,理应好好照顾他。

    ——

    谢谢大家一路支持,嬷嬷的暑假终于来了,男主已经齐了,看到有妹子不喜欢徐长青的戏份,但他真的是个很重要的配角,所以该有剧情还是要有的,接下来是韩宥嘉的戏份了。

    明天再见!

    第一百四十九章

    琉璃宫是靖国开国女皇为她最宠爱的贵君特意建筑,希望他在污浊的后宫中如琉璃般澄明纯净。

    安然觉得这宫殿到像是特意为韩宥嘉设置,虽然位置略微偏僻,外观看上去也不像自己常去的几座宫殿华丽威严,但风水极佳,适合修身养性。

    韩宥嘉入宫后,前几日确实也像平常的夫侍巴望着妻主到来,可等了几天,见陛下大多宿在同他一起进宫的荣临那儿。

    想到荣临之貌艳冠天下,自己又是皇城出了名的无盐男,除了有个身居高位的母亲,怕是没人愿意上门求亲。

    他也知道陛下之所以纳自己入宫,不过是为了拉拢母亲,早就在心中做好了准备。她不来也罢,至少自己过得挺清闲。

    皇夫待他们这些侍君比较宽和,陛下夫侍寥寥,只要不过分苛求,内务府分给宫里的份例只多不少。

    虽然两日前皇夫有提及让自己准备侍寝,他心潮澎湃了一瞬,想到碧霞宫中的荣临,有他在,那人哪想得起自己,便没放在心上。

    前两日他就让宫人打好桩子,继续练功。待在这宫内没什么自由,若是再荒废了功夫,他就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

    安然来时制止了宫人行礼和通报,直接进了大门,经过阆苑抵达内殿。

    便看到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练功服,衬得身形高挑修长,右手握着一柄长剑,发出凛然的剑光,黑色的身影凌空飞旋,一道剑意冲着她袭来。

    池落连忙拔剑挡住,手腕一震,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位侍君。之前看出他的身手不凡,却没想到一个男子施剑如此霸道,若非她常年习武,内力醇厚说不定还接不住这招。

    这样的男人放在陛下身边太不安全,她得立刻派人向太君禀报。

    安然被吓了跳,不过很快就回过神,大概是这半年里遭遇过两次刺杀,还碰上了一个让人防不胜防的野蛮男人,她的适应能力也增强了不少。

    看清来人,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不对,韩宥嘉心里一凛,慌忙跪下认罪:“我,侍身无意冒犯,还望陛下恕罪。”

    安然见他行这么大的礼,上前伸手扶了下他的手臂:“平身吧!不必害怕,是朕突然出现打扰到了你。”

    池落抿了下唇,想着两人都是主子,到底没说什么,只是目光带着审视地看着被女皇扶起的男子。

    韩宥嘉起身后,看了眼面前的女皇,见她神色如常,稍微放松了些许,不过片刻又紧张起来。

    她怎么会来,难道真如皇夫所说要自己侍寝。

    想到方才他在她面前显现如此鲁莽的一面,男子微囧,心里越发窘迫起来。

    安然注意到他有些局促,沉了口气,拉住他的手:“委屈你了。”

    韩宥嘉第一次触碰母亲姐妹以外的女人,手心柔软细滑的触感恍若无糊般,他一个男子都不及三分,不由地心跳怦然:“多谢陛下体贴,侍身并没有受到委屈。”

    安然冲他笑了下,拉着他往殿内走。

    “我刚才见你剑法不错,老样子练了不少年。”

    “只是闲得无聊,学了点皮毛。”韩宥嘉注意力全在被牵着的手上,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

    安然虽然不懂剑法,但也感觉得出必须得下一番苦功夫才能练好。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你能练到这般水平着实不易,以后可别荒废了。”

    韩宥嘉闻言,微愣,母亲向来溺爱他,都不太支持他习武,入了宫自己必须收敛点,所以也只在夜里克制不住才舞剑,没想到她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不习惯太多人在跟前伺候,待宫人上了茶点,安然就让他们退到外殿。

    两人聊了一会话,初步了解了一番。

    韩宥嘉不爱琴棋书画,跟先生学习时也不怎么上心,如今有些后悔自己当初要是认真些,这会儿就能跟她弹琴作画。

    “陛下,要不来下盘棋?”说这话,韩宥嘉都不确定殿内有没有棋盘和棋子。

    怎么又是下棋,安然暗暗腹诽着,古代闺房之乐也只有这些,要是在现代再不济可以看电视打发时间。

    “要不睡吧!”早睡早起精神好。

    韩宥嘉其实也不大会下棋,只是硬着头皮上,见她似乎不大喜欢下棋,微微松了口气:“好。”

    这会儿天色刚黑,两人都睡不着,而且还躺在一张床上。

    韩宥嘉不大敢动,说来也是奇怪,平日里数他胆子大,可真正面对躺在身旁的女孩又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安然则要做一番心理铺垫才好下手,她知道不论如何今晚必须与他行礼,这样他在后宫才能有立足之地。

    等了好久也不见她有动作,男子心情由紧张渐渐走向低落。

    他向来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憋不住话,于是开口道:“陛下是不是不喜……”

    话还未说完,女孩陡然翻身压上来。

    安然好不容易鼓足勇气,不想听他说什么话,免得又胆怯不敢继续下去。

    她趴在男子身上,双腿分开换成跨坐的姿势,床帘拉上只有细微的烛光照入,隐约能看到身下那人俊朗的面容。

    粉唇缓缓覆上男子薄厚适中的唇,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格外响亮,蓬蓬直响。

    她的唇很软,四唇相贴,韩宥嘉一瞬间忘了教习公公所教的如何去伺候她,只是愣愣地任由她吻着。

    朱唇微张,呵气如兰,小舌探入男子口中挑开牙关灵活得缠住宽厚湿热的舌头,轻轻吸吮着。

    舌尖发麻,浑身都发麻,好像被殿住麻穴一般,韩宥嘉身体微僵,双手不自觉地抓住身下的床褥。

    他的反应生涩得近乎呆板却给安然一种说不出的愉悦,让她不禁生出想要好好调教的心思,越发细致地在他口腔中搅动,纠缠。

    双手探入中衣内抚摸着光滑的皮肤和优美的肌肉线条,来回抚摸了好一阵,才拉开右侧衣带。

    直到自己快呼吸不过来,安然才结束了这个吻,喘息着脱掉寝衣,露出曼妙的身子再次伏在男子身上。

    ——

    虽然卡肉不大好,但嬷嬷也没办法,明天再继续上肉吧!

    第一百五十章 < 陛下万岁 ( 李家嬷嬷 )第一百五十章

    粉唇缓缓覆上男子薄厚适中的唇,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格外响亮,砰砰直响。

    她的唇很软,四唇相贴,韩宥嘉一瞬间忘了教习公公所教的如何去伺候她,只是愣愣地任由她吻着。

    朱唇微张,呵气如兰,小舌探入男子口中挑开牙关灵活得缠住宽厚湿热的舌头,轻轻吸吮着。

    舌尖发麻,浑身都发麻,好像被殿住麻穴一般,韩宥嘉身体微僵,双手不自觉地抓住身下的床褥。

    他的反应生涩得近乎呆板却给安然一种说不出的愉悦,让她不禁生出想要好好调教的心思,越发细致地在他口腔中搅动,纠缠。

    双手探入中衣内抚摸着光滑的皮肤和优美的肌肉线条,来回抚摸了好一阵,才拉开右侧衣带。

    直到自己快呼吸不过来,安然才结束了这个吻,喘息着脱掉寝衣,露出曼妙的身子再次伏在男子身上。

    她再次贴上来,没有寸缕遮挡,韩宥嘉身体微颤,喉咙发痒,身下阳具不受控制地变得硬热难受。

    安然又亲了亲他的唇,小手下移握住抵在腿间的肉棒上下撸动。

    “嗯……”男子被她一碰,忍不住哼出声,体内的热度飞速上涨,恨不得拉住那只小手更快动作。

    安然还没有完全动情,暂时容纳不下,偏偏男子的反应跟之前那几个男人截然不同,一切都得靠她自力更生。一边安抚他的欲望,空着的左手拉起男人的手覆盖在自己胸口。

    “揉一揉。”她说,黑暗中俏脸微红。

    触到温软丰盈,大手轻轻捏了下,可能是看得不清晰的缘故,韩宥嘉并没有什么感觉。

    他可真是,进宫后没有普及生理知识吗?安然有些无奈,也不再矜持扣住他的手带着他的手指揉捏:“用力,用力点捏。”

    这样的举动有种说不出的淫靡,她虽然看不到,可是对感官的刺激异常厉害,身下开始分泌出花液来。

    “啊……再继续,两只都要……”

    随着女人柔美婉转的声音溢出,韩宥嘉渐渐意识到碰她这儿会让她发出美妙的声音,另一只手握住右乳肆意呷玩,很快就感觉到用湿热的粘液流在腹部。

    双乳被他像对待玩具一下玩弄着,身下渐渐变得空虚起来,安然这才微微抬起身,扶着灼热的阳具缓缓坐下去。

    肉棒粗长,本钱不小,因为女上男下很快便突破层层媚肉的阻挠,直达最深处的娇软。

    “慢,慢点,太……太深了……”安然趴在他身上仿佛被抽干了力气般,那可怕的深度撞得她身体发颤,心里充实又有些害怕。

    里面好紧,紧得几乎动弹不得,刺激得韩宥嘉觉得自己都快要死了,再也控制不住握住那纤细的腰肢上下起伏。

    每一次都几乎完全拔出,又重重压下,两人耻骨相撞,少女雪白平坦的小腹明显出现隆起。

    男人黑眸幽暗得胜过黑夜,视线从女孩小腹往上移到上下晃动的两团雪乳,忍不住仰起身张嘴含住一只,如同婴儿喝奶般吸吮着。

    安然仰着脖子娇吟着,双手上移抱住他的脖子,身子更加紧密地贴覆着男子,不留一丝缝隙。

    粗大的肉棒每一次都撞击深处连带着阵阵酥麻让人颤栗不已,如同痉挛般,涓涓热流随着肉棒不断地抽插而四溅。

    烛芯渐长无人来剪,烛光颤动。

    漫漫长夜帐内两具赤裸的身躯交缠在一起,男子区别于其它男子看起来健硕阳刚,女孩则婀娜娉婷,两人肆意纵情地翻云覆雨。

    ……

    清晨,天刚露出鱼肚白,万籁俱寂。微风徐徐略过大地,晨光射穿薄雾照在人间宁静淡雅。

    一日之计在于晨,韩宥嘉每日卯时三刻都要起床晨练,昨夜虽然折腾到大半夜,但他向来精力不错,时间一到便醒过来,只是怀里多了人。

    他垂眸静静地看着尤在睡梦中的人儿,如绸缎般的乌发垂在枕上,柳眉弯弯,双眸轻阖,长长的睫毛如同两把小扇子垂在眼睑处,琼鼻朱唇,娇靥明媚,没有一处不完美。

    再往下露出白皙的脖子,上面布满了淡淡的吻痕,而那玲珑有致的身段被宽大的寝衣包裹着,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撕开窥探。

    他连忙移开目光,再次注视着那张明艳逼人的俏脸,现在时辰尚早,那么……

    四唇再次相贴,那种心悸的酥麻感席卷而来,韩宥嘉偷偷亲了下,刚要移开唇,便见原本闭着眼的少女此刻睁开眼,水眸带着一丝揶揄注视着自己。

    他脸上一热,随即出声道:“陛下,我……”

    安然抬手抵住他的唇,制止他的解释,问道:“喜欢吗?”

    女孩声音透着初醒的沙哑,传入耳畔靡靡婉转,韩宥嘉一瞬间被她勾走了魂魄般,痴痴地回答: “喜欢。”

    他的喜欢,不仅仅是昨夜欢愉,初见时便喜欢上了她。那时她坐在高台之上,一身华丽的赤色凤袍,容貌倾城,只一眼便让人沉沦,再也无法忘怀。

    第一百五十一章 < 陛下万岁 ( 李家嬷嬷 )第一百五十一章

    闻言,女孩莞尔一笑,抵住唇瓣的手转而抚上男生俊朗的面庞:“那再来一回如何。”

    白日不淫宣,安然以前除了被动被那几个男人索取,还是头一回主动提出邀请。

    徐宥嘉怔怔地看着她,一时忘了回答。

    见他呆愣的样子,安然笑容越发盛大,灿烂而妖媚,手搂住他的脖子下压,徐宥嘉便伏在了她身上。

    下巴微抬,双唇再次相贴,同时双腿缠上了男子精壮的蜂腰。

    美人如此盛情,恐怕是个男人都抗拒不了,更何况韩宥嘉早就对她生情,不再犹豫与之唇舌相缠,双手探入寝衣内抚摸那柔滑曼妙的身子。

    肉棒再次送入紧致的水帘洞中,让男子叹息了声,待身下的人适应后他缓缓抽送着,感受里面的媚肉吸附着棒身时销魂的滋味。

    随着他的速度不断加快,每次都撞到花心深处,甬道敏感地收缩,安然被插的轻颤不已,身上泛着情动的粉泽,十指更是在男人背上毫不留情地抓出一道道指痕。

    “啊……啊,嗯……好深……好棒……”

    粗长的肉棒在小穴里肆意穿行,不断地摩擦着敏感的内壁,带来一波又一波令人疯狂的致命快感,安然被插得尖叫连连。

    男人受到褒奖,更加快速地挺动摇杆,看着自己胯间情动胀大的紫红色巨物,在那紧致的嫩穴中进进出出,肉棒沾满了晶莹的花液,随着抽送而发出噗噗地搅水声,淫靡至极,让他越发血脉偾张,竟然生出了凌虐的心思。

    灼热硬挺的肉茎不断深深地撞入,安然刚开始还能发出快慰的娇吟,后面被他肏干得支离破碎,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整个人抖得像筛糠一样,双眸氤氲泪光盈盈。

    “啊唔……不……不要了………我不行……啊……”

    韩宥嘉此刻哪能停得下来,这种欲仙欲死的快感让他根本舍不得抽离,两人水乳交融,腿间一片狼藉。

    花心一抖,安然再次被推上了高潮,甬道紧缩吸裹着体内粗壮的肉棒,一股灼热的花液喷涌而出。

    因为高潮而肉壁不断收缩,将肉棒咬得更紧,几乎让人透不过气,韩宥嘉红着眼不管不顾如同开疆辟土的战士般快速抽动了起来。

    “别……插了……受不了了……呜哇……”

    本来就还在高潮余韵中还未缓过来,又受到如此激烈的性爱,安然再也承受不过来,双手胡乱捶打着身上的男人,呜咽着求饶。

    韩宥嘉也快到了,粗喘着安抚她:“快了,快了,陛下,再忍忍……”身下却毫不留情,一下比一下重,仿佛要弄坏她般。

    上百下撞击后,极致的快感袭来,男人身体一抖,大龟头深深撞在子宫壁上,滚烫浓稠的白灼喷涌而出,尽数射在女孩体内。

    这场情事终于迎来了落幕,自作自受的安然双腿发软站都快站不起身,被男人服侍着沐浴穿衣才稍微舒坦了点,暗想,以后她再也不要去撩人了,那种濒临死亡的快感虽然刺激但也很痛苦。一次就算了,多来几回,她这条小命怕是也要没了。

    不过,很韩宥嘉在一块让她觉得和其他男人上床时有种不同的感觉,让她很喜欢。

    “我去上朝了,你好好休息,等中午再陪你一道用午膳,”安然被送到殿外,瞥了眼两人还牵着的手不禁笑了,左手拍了拍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你若是无聊,可以让宫人带着去马场骑骑马。”

    韩宥嘉知道自己不该在宫人面前与陛下拉拉扯扯,有失体统,但他不想管这些了。如果她一直冷落他就罢了,既然她接受了自己,他又何必去顾及那些繁琐的宫规。

    他一把将人揽入怀里,在女孩错愕的目光下,轻飘飘地在粉唇上落下一个吻,笑道:“君无戏言,侍身在此恭候陛下降临。”

    安然愣然瞅着他,见他笑容璀璨得胜过天上的太阳,心跳有一瞬间停止跳动,接着又疯狂地跳动起来。

    ——

    不知道是不是嬷嬷太久没写肉了,卡文卡得厉害,总算写出来了。

    这场不仅仅是安然主动,还夹杂着心动,所以安然第一个喜欢的人是韩宥嘉,喜欢其他男主的亲别给嬷嬷寄刀片。

    安然是个随遇而言的人,但还是现代人士,普普通通的一个女孩,喜欢上一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很正常吧!再过几章,修罗场就会出现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