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梨 - 分卷阅读1 陛下万岁by李家嬷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穿越重生,成为女皇

    安然这几日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这天她感冒发烧了,爸爸妈妈昨天去了姥姥家,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她烧得浑身发烫,整个像是被火燎过一样。她起身颤颤巍巍地走着,想去医院看看。

    然而当她刚到街上准备拦出租车,一辆货车驶来,来不及尖叫,灵魂出了窍,被时空裂缝吸入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这个女孩也叫安然,跟她同岁刚满十三,不知为何被幽禁在一座宫殿里,伺候她的人是个不会说话的老爷爷。

    知道自己在现代说不定已身死人亡,她只能在这好好生活下去。只是还没等她适应以及改变现状,就有一堆穿着官服,人高马大的女人突然闯到院子里,还不等她说什么,就要奉她为尊。

    安然觉得自己得慢慢消化一下,她穿到一个架空时代,这里女人为尊,但男子并不卑微。原主是九皇女,本来轮不到她称帝,可是上任女皇去世前没处理好皇女之间的问题,结果八个皇女为夺嫡互相残杀,死的死,残的残。

    而她这个因为早先被设计不小心害了女皇夫侍而被幽禁的九皇女侥幸躲过一劫,继承了大统。

    今日午时她已登基称帝,经历了繁冗的礼节和宫宴后,疲惫得快去了半条命。本来困难的凤凰不如鸡,她这个不受宠的皇女自然也不会被管事的下人优待,以至于四年幽禁中,缺衣少食,身子难免虚弱。再加上这里的女人养得跟男人无异,她跟同龄人一比就跟个小猫仔似的,随手一捏就会断气。

    不过,她成了女皇,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上任女皇虽然没处理好女儿之间的问题,国家却治理得不错,也因此安氏一族的统治还是很受朝臣和百姓的青睐。所以,她只要好好治理国家,爱护百姓就行了。比起到男尊女卑的世界里饱受压迫,这个世界真心对她温柔得可以。

    所以,她立誓要当个好皇帝,只是在此之前,她得好好休息,调养身体,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嘛!

    第二章:皇太君病重,女皇侍疾(上)

    安然女皇执政两年间,轻徭薄赋,国泰民安,自身好养身之道,生活素简,不近男色,被天下人奉为一代明君,颇有开国先祖之风。

    宁国,女子十三岁便成年,可娶夫纳侍,安然即将满十五岁,身侧却无男子侍候,贴身的侍者还是女子。

    大臣们上书多次让她选秀,都被她压了下来,不少臣子担心她被幽禁时伤了根本,可太医诊治说无事,只是比寻常女子体弱,却不妨碍行房。

    这日,安然又顾左右而言他压下了丞相、太尉等人联名上书要求选秀的折子。虽然在这里待了两年,她毕竟是现代人士,未成年少女一枚就要左拥右抱,实在难以接受。而且,本尊身体虽然经过调养好了些许,但四年缺衣缩食,身子骨无法张开,虽然她不喜欢像这个世界的女人一样人高马大,比男人还要雄壮,却也不想瘦弱成这样还得去宠幸男人,那简直就是死在男人身上的节奏。

    “陛下,景熹宫传来消息,皇太君病了,太医束手无策。”

    安然将折子抛到一边,起身道:“朕去看看。”当初她将后宫中的男子遣送归家,可以自行婚配嫁娶,受先帝宠爱的夫侍则由他们自行决定,但不能待在宫里。唯一难以处理的便是这位皇太君徐自臻,他生于徐国公府,又是先帝继室皇夫,合该待在宫中一辈子。

    两年前,徐国公曾向她提出请求,想让唯一的弟弟回家,而非老死宫中。她也同意了,让他装病后假死,日后出宫改名快速嫁了人,小心着些不让人发现便成了。

    可徐自臻拒绝了,他说他至少居于皇太夫可以帮着打理后宫,让她念着这点情分照拂一下徐国公府。

    后来,她又劝了几次,都是无功而返。人各有志,安然也不好勉强,便由他了。

    好在这两年里他确实将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没出过什么乱子。

    皇太夫病了,她这个女皇作为晚辈是要去侍疾的,虽然宫中已经有皇子在伺候着,她只是意思意思走过过场,但也还是得去一趟。

    不过,这皇太君,年纪轻轻的病可真多,也不知道是不是以前被宫里的侍君害了。总之,是个可怜的,二十初头身子败坏了,容颜倾城却只能湮没在宫里。

    本尊那位母皇也真是的一大把年纪还荼毒人家小幼苗。安然心里腹诽着,不禁摇了摇头走到殿外坐上凤辇,被宫人抬往景熹宫。

    第三章:皇太君病重,女皇侍疾(下)

    景熹宫

    “陛下驾到!”

    尖锐的声音打破岑寂,守在外面的侍人纷纷跪拜恭恭敬敬地道:陛下万岁!

    “你们都起来吧!”安然说,虽然她依旧不习惯他们对自己行跪拜之礼,但也没有去改变,毕竟奴颜婢膝已经刻入骨子里并非朝夕能改。

    “皇太君身子如何了?”她对一个侍者问。

    侍者紧张地低着头,脸都快埋到胸里:“回陛下,奴是守在院外的,不得见太君凤颜,不知太君情况,还望陛下恕罪。”

    “无妨,好好当差,朕自己去瞧。”安然也不为难他,迈步往屋里走。

    只是这回她没闻着药味,也没听到几个皇子侍疾的声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从外室走至内室,却见屋内灯火通明,而那位患有重病的男子穿着一袭紫色暗纹的长袍,袍上又穿了一件蚕丝纱衣,正襟危坐,凤目含笑,本就倾城的容颜越发动人,脸色红润丝毫不见病态。

    脚步一顿,她有些不解:“皇太君这是?”

    “陛下,本宫没病。”徐自臻见她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龙袍,襟口衣领朵朵红梅,衬得她肌肤白皙如雪,不禁勾了勾唇。

    没病?那还把她叫来,耍她吗?安然有些不满:“既然皇太君身子康健,朕就不打扰太君休息了。”说罢,转身就要走。

    还没走几步,那人就出声阻止道:“陛下,留步,本宫有事欲与陛下协商。”

    有事?什么事要借病才能说,安然脑子里问题,不过还是折回向他走过去。

    “陛下,应该还未用晚膳吧!一起用如何?”

    “皇太君宫中吃食独绝,朕却之不恭。”

    听到她同意,许自臻满意地点点头,吩咐贴身侍人去传菜。

    因为事先做了准备,菜上得很快,两人跪坐在席上面对面,颇为优雅地吃着。

    还没吃几口,安然面前就出现了一杯酒,握住杯子的手修长干净,根根如玉般。

    她蹙眉:“皇太君,朕身子不好,不饮酒。”

    徐自臻神色微黯,有些‘失望’道:“是本宫不妥,忘了陛下身子。今日是本宫生辰,原想能有个人一个吃饭喝酒…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