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梨 - 分卷阅读4 陛下万岁by李家嬷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声掩饰自己的不自在,缓缓向他走过去:“你……日后,我便叫你自臻如何?”

    长长的睫毛如小扇子般垂在眼睑处轻微颤抖,徐自臻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安然松了口气,心里也很没底,碰到这样羞涩温顺的男人真是要人命啊!

    “时辰尚早,咱们聊会天吧!”她说,也不等他回答,就问:“自臻平日里都做些什么?”

    “看书、赏花、做点刺绣,这些琐事不值一提。”徐自臻回答,声音温润细软。

    “你还会刺绣?”安然有些惊愕。

    徐自洲有些不解:“陛下说的是什么话,刺绣不是每个男儿都要会的吗?”

    安然咂咂嘴,差点忘了这是女尊朝代,男子三从四德、做刺绣什么的很正常了。

    见她正出神,徐自臻难得主动开口:“若是陛下喜欢,自臻可以给你绣个荷包。”至于衣物有司衣局打理,他的刺绣并不出众。

    安然还未曾想过会有人给自己做荷包,有点受宠若惊道:“会不会麻烦到你。”

    “自然不会,能为陛下做荷包是自臻之幸,陛下喜欢什么颜色什么花色?”

    安然想了想:“我不大懂这些,你照你喜欢的做吧!”见他气色好了些许,她稍稍放心下来。

    两人又聊了一会天,下了两盘棋,安然想着他的病还未痊愈不能太过劳累,收了棋子:“不早了,我们……睡吧!”

    闻言,男人目光一滞,直勾勾地落在她脸上。

    安然以为他害怕,抿唇一笑安抚道:“别怕,我不会碰你的,你还病着呢!好好休息。”说完她就要出门,准备睡在外殿。

    然而,手腕却被扣住。

    她扭头看着他,有些惊愕。

    徐自臻咬着唇:“自臻既然答应陛下试着在一起,便不会委屈陛下。”说罢,拉着她往床边走。

    安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任由他拉着,整个人懵懵的,直到面前的人拉开衣带,亵衣滑落在地,露出男子精瘦却不羸弱的上半身。

    男人肌肤莹白、身体线条优美、肌理分明,安然情不自禁地吞咽了下:“你,你不必……”

    “请陛下怜惜。”徐自臻打断她的话说。

    安然心尖一紧,垂在身侧的手紧绞着衣摆,这简直就是赶鸭子上架子,偏偏她还不能拒绝,怕伤了他的心。

    难道自己今天真的要宠幸一个男人?

    “你的身子,还是等你身子痊愈了再……”安然到底害怕,蹲下将亵衣捡起,绕到他身后踮着脚举起手去批到他身上。

    在这一过程中,她自然看不到男子晦暗的神色,又绕到他面前拢好衣襟,刚要退离,整个人却被拉入一个宽厚的怀抱中。

    男人动作间,拢好的衣襟散开到两边堪堪挂在肩上,安然的脸直接贴到他裸露的胸膛上,温度传递,她面红耳赤只想将人推开。

    “陛下要了自臻吧!这几天自臻心里始终悬悬欲坠不得安稳,倒不如一了百了。”

    安然没想到他会这样,心里越发愧疚,微微抬头:“可是你的身子……”

    “无碍,自臻会尽力伺候好陛下的。”

    安然:……这话怎么感觉有些古怪。

    他都已经这般了,她哪里还能推却,安然心里忐忑不安,毕竟十五不到,放在现在也就是个中学生,以为至少十八岁成年了谈恋爱稳定后才会与人发生关系,而今却……

    罢了,入乡随俗,他已经是自己的人了,她就得好好待他。只是,女尊国男子的构造与现代男子有区别吗?虽然她学过一些粗浅的生理知识,但在这方面完全是个菜鸟。

    她有些羞惭,不敢去看他:“我不大会,你来成吗?”

    徐自臻已经做好在下的准备,却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句话。虽说自古以来女子在上男子在下,但那夜她在自己身下青涩又魅惑的模样,让他欲罢不能。

    他故作愕然,吸了口气似是在下决心般:“那自臻得罪了。”

    安然嗯了声。

    徐自臻眸中的得逞一闪而过,面上却是平静,伸手缓缓拉开她系好的衣带,捏住两边的衣襟往两侧拉开,露出浅粉色绣着兰花的肚兜,微微一用力衣服顺着藕臂悠然滑落。

    在男人的目光下,女孩身子止不住轻颤着:“可不可以灭了灯?”

    就是这副样子,让人忍不住想要压在身下狠狠蹂躏,男人吞咽了下,声音微哑:“陛下别怕,床帘放下天就黑了。”

    安然刚要反驳,身体就被推了下,她一个没站稳跌倒在床上,床榻铺着精致厚实的褥子,跌在上面并不难受。

    下一刻,男人的身体铺天盖地而来,将她牢牢压制在床与他之间。

    安然上齿咬着下唇,紧张得不敢去看身上的人,男人炙热的呼吸掺合着如麝如兰的气息,纷纷洒在她的脸上、身上,似乎要将她包裹住般。

    徐自臻低头覆上她的唇,温柔地舔吻着少女的小嘴,循循善诱,等她放松后,舌尖挑开她的牙关勾住起香软的小舌挑逗玩耍。上回带着淡淡的果子酒尝起来香甜诱人,如今没了酒却依旧甜美得不像话,沁人心脾。让他忍不住想缠绕、吸吮干净她口中的迷津。

    此刻她乖顺地躺在他的床上,他的身下,任由他搓圆压扁,根本不知道在他无意间撞到她泡在温泉池中,白雾缭绕,中衣近乎透明地贴在她身上,明明身子骨还未长开,却勾起了他的欲念。之后的一年他都在等待她成长,至少身子可承受他的欲望。

    再回没有加了合欢花的酒,也没有配合施展迷幻术的迷迭香。他吻着她,近乎要夺去她的呼吸般,大手开始在她身上游走抚摸。

    安然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就被他吻得透不过气,只能发出轻微的哼哼声。

    徐自臻稍微移开唇,见她被自己吻得双颊粉红,美眸都快滴出水般,胸膛因为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那微微隆起的曲线也随之起伏不断。

    他伸手隔着肚兜覆盖在右边的一团上,轻轻揉捏着,少女胸部很是脆弱,上回他力道大了点她就要哭。

    “嗯……别……别摸……”感觉到胸口的异动,安然有些害怕地溢出了声,伸手抓住胸前的大手想要撤开,却被那人抓住,按在身侧。

    “陛下,别怕,这样你会很舒服的。”徐自臻有些艰难地说,如果可以他只想将她剥光,将自己的阳具狠狠地插入她的花穴中去,可是他只能忍着,慢慢安抚着少女让她放下防备接纳他。

    安然抓住身下的床褥,右乳被他那颇有技巧的揉捏得酥麻,仿佛通了电般,虽然很羞耻,但确实有那么点舒服。身下一阵暖流,有什么缓缓溢出来。

    她不在反抗,男人空着的另一只手开始宠幸左边不曾光顾的小桃子。

    双管齐下,少女有些难耐地咬着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