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梨 - 分卷阅读8 陛下万岁by李家嬷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炙热的呼吸吹在敏感的耳垂,安然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粉红迅速蔓延到整个小耳朵。

    男人轻笑着含住它,温热的包裹,轻轻吸吮着如同吸吮糖果般。

    安然连忙梗着脖子,尽管心理上说服了自己,肢体语言强烈地表示着拒绝。

    徐自臻自然感觉得到,但今天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她。或许前两回对她而言难受多过快感,只要自己让她舒服点,她便会卸下防备予取予求。

    他偏头噙住她的唇,唇瓣辗转,舌尖温柔而轻佻地描绘这她的唇形。

    安然毕竟青涩,没一会就着了道,紧闭的唇微微向来一条缝,那人的舌头趁机钻入她口腔中,灵活地如同水蛇般缠住她的小舌。同时,大手不断地在她身上游走,拉扯着她的衣服,掀开肚兜去玩弄那两颗桃子。

    女孩忍不住轻哼着,激烈的唇舌相缠、相濡以沫,她被他渡过来的口水差点呛到,却也弥补了几乎要被他吸干的恐惧。

    徐自臻终于在她快要喘不过气时移开了唇,缓缓下移,舔弄着精致的锁骨,舌尖在上面打着转,极尽诱哄之能事。揉捏着一手可握的椒乳,时而重时而轻,如同玩泥塑般将它们捏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啊……轻点……”女孩轻轻溢出声,双乳被他玩弄得酥麻不止,迅速流窜到四肢百骸,腿间熟悉的热流开始涌出。

    第十一章:春风再度(2)

    徐自臻看着她躺在那酱紫色的暗纹床上,衣衫凌乱,欲遮还羞。清丽无双的小脸泛着桃红,一双水眸薄雾缭绕,美得像个小妖精蛊惑人心。

    汗珠沿着他的额角脸颊滑下,落在她挺立的椒乳上,随着女孩轻颤慢慢抖落。

    原本想对她温柔的,可是真正做起来却很难忍下去,他一把扯掉自己的衣服,又将她剥个干净。当他看到亵裤脱离时她腿间桃源与裤裆之间勾连的银丝缓缓拉长、断开,唇角勾起一抹邪佞的弧度,轻叹道:“陛下,湿了。”

    安然整个人好像走在云上般飘摇不定,陡然听到这话她勉强拉回了一点理智,羞涩窘迫得闭紧双腿,不让他看到自己那处正泛滥成灾。

    可徐自臻哪能让她如愿,抓着两条腿轻易地便分开了,看着女孩最私密的地方,不像春宫图中所画的那般难看,甚至可以说很好看。他们第一回的时候,他就研究了一遍,可是还是觉得不够。

    那里白白的鼓起,没有一根毛发,两片粉色的阴唇如花瓣般美丽,此刻还紧闭着掩盖住那条小缝,只是涓涓细流的花液沾染上它们,衬得那花瓣格外晶莹,让人忍不住想要采撷。

    安然几乎要羞愤欲死,大白天的张开双腿被人盯着看那里,她沐浴时除了清洗干净都不好意思去看,他却……

    然而,紧接着更让她羞愤的事发生了。

    男人竟然埋头在她腿间,吻遍她全身的唇覆盖在腿心处。

    “不……不要……”安然激动得想要闭紧双腿,却反而将他的头夹在腿间,方便了他的行动,想要直接将人踢开,可脚踝被大手牢牢地桎梏住,无力地任由男人玩弄。

    徐自臻本来反感这样的行为,作为徐国府嫡子他不屑这种放低身段讨好的做法,只是身临其境,看着她被自己舔弄成这样,好似随便他拿捏般。

    那声声娇喘轻吟传入耳中更是让他振奋,何况她的滋味挺好,浅浅幽香,虽然尝起来没什么味道,感觉却是香甜可口。他不断地拉开她的腿,迫使那两片花瓣打开,贪婪地吮吸着从里面不断流淌出的花液。

    “唔……嗯啊……不……要……要……给我……”安然感觉自己真的要被他吸干了,从未有过酥麻、舒服洋溢在每个细胞中,渐渐地生出一种难耐,渴望被什么充实般。

    第十二章:春风再度(3)

    婉转的呻吟流淌在宽敞的内殿,听得人心痒难耐,徐自臻知道她已然沉溺,但是还不够,他也想让她如自己般欲罢不能。

    于是,灵巧的舌尖挤入那不断渗出蜜液的细缝里,如同性器般在里面缓缓抽送起来。

    安然一直空虚的地方,稍微得到填补,可是还是不够满足,水眸氤氲,隐约透着一丝迷茫。突然,小核被略微粗粝的舌苔磨蹭了一下,她禁不住颤抖起来。

    男人聪明,一下就发现了她的敏感点,他缓缓抬头,用手扒开两片小巧粉嫩的花唇,便看到那凸起的小核,颜色略红,没想到竟然在这么浅的位置。为了她的身体他未曾造访过最深处,看过的书籍里描绘得粗浅,因而了解得并不深入。

    食指和中指抵住两片娇羞的花瓣,腾出的一只手出其不意地捏住那滑不溜鳅的小核,用力摩挲着。

    “啊……”安然哪能承受得了,立刻尖叫出声,不断臻首,十指陷入床褥中抓得蚕丝床单满是褶痕。

    徐自臻磋磨得越发起劲,将之搓得越发硬挺,欣赏地看着女孩在床上如被钉在砧板上的鱼般无力承欢的样子,眸色深沉如浓墨般怎么也散不开。

    终于,女孩再也忍不住痉挛起来,十根脚趾尽数蜷缩,足面如弯钩般绷得紧紧的,一股花液喷涌而出,在男人的手上达到了高潮。

    浑身肌肤粉腻,轻颤连连,男人再也不必忍了,肉棒对准那处狠狠地插了进去。

    尚在余韵之中,甬道正收缩着哪能容纳得下这庞然大物。可是,容纳不下,也得容纳下。不等她适应,灼热硬挺的肉棒开始快速地抽动起来。

    “啊……”安然尖叫出声,她只觉得下身快要被撑裂了,可是又满足想要哭泣。

    徐自臻忍耐太久,双眼都泛着猩红,体内的欲望与暴虐开始张狂。他无法顾及女孩是否舒服,巨大的肉棒几乎可以将那紧窄的花穴插怀,以开山劈石锐不可当之势不断在抽送。每次抽出,再浅都会让他身心感到空虚,而再次狠狠地插入,则会被花穴里的媚肉挤压得难受又舒畅,近乎自虐般。

    健腰硕臀有力地操干,阵阵致命的快感从尾椎骨快速上升到头皮,刺激得让人发狂,让他越发想要狠狠地操干这个娇弱的少女,操得她嘤嘤啼哭,操得她尖叫不止,让她昏死在自己身下再也没法拒绝他的求欢,一辈子都让他操干。

    好大……好用力,安然被撞得泣不成声,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用自己最柔软的地方去包裹他的强悍,浑身发热,有点难受,渐渐地适应了舒服了,身子缓缓迎合着摆动起来,想要更多,更舒服的。

    “嗯……自……自臻……”纤细的腰肢,挺翘的玉臀缓缓摇晃如同跳舞般,小脸明媚,目光含情看着身上的男人溢出一声声呻吟。

    “喜欢吗?我的陛下。”男人声音喑哑,透着浓浓的情欲与蛊惑,身下越发狂猛地插女孩的嫩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