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梨 - 分卷阅读9 陛下万岁by李家嬷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穴,直插得两片阴唇翻飞,再也闭合不了,花液飞溅打湿了两人私处和身下大片床褥。

    第十三章

    “嗯,喜……喜欢……慢点……受不了……”到底太快了,她的腰臀摆动有些跟不上他的节奏,双手紧抓住他的手臂才能勉强稳住自己。

    慢点,要是真慢了,她能舒服?男人凤眸中闪过一丝狡黠,想着自己在这时停下,她会如何?想着,他突然停止了抽插,腰部往后撤,那站着花液,青筋虬绕的狰狞肉棒便离开女孩的花穴中。

    没有了肉棒充实,无尽的空虚席卷了安然的身心,阴道里面痒得厉害,只有那根巨大的棒子磨蹭撞击才能止痒。

    虽然想法很羞耻,可是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望,让她忍不住挺起下半身,去磨蹭那根炙热的巨物。

    “自臻……自臻……给我……快……给我……”她受不了,空虚得快要发狂,细声向他索求。

    徐自臻如愿看到了这张清丽无双的小脸欲求不满时的样子,却还想要更多:“陛下,给你什么?”

    “给我……给我你的……”一丝理智尚存,安然还是觉得羞耻说不出具体的物事,只是挺着身摇晃着水蛇般的腰肢,花穴磨蹭着此刻她最想要的东西,对准想要它进入却屡屡滑过。

    徐自臻被她蹭得倒抽了口气,头上青筋都凸起来了,无奈地轻笑,不知道是折磨她还是在折磨自己。

    “自臻,我要……要你的……大肉棒,插我……”安然被情欲逼迫到了极致,让她羞惭的话还是从自己嘴里说了出来。

    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屈服了,到底是小女孩心性,女孩向男人屈服这让他心里无限膨胀。起初他也屈服了对她的喜欢与欲望,抛弃了男子该有的矜持,她也对他屈服这才公平。

    “告诉我插你哪儿?”他开始在那细缝处蹭动起来,试图减轻一点点难受。

    这个坏人!

    可是他这样坏,却让她反而有些喜欢。

    “花穴,插安然的花穴。”安然乖乖地回答着,一字一顿,软糯而清晰,双眸沾染了欲望媚态十足。

    “真乖!我的小骚货。”徐自臻声音暗哑得厉害,双眸更是被情欲蓄满,突然他一把拉下那缠在自己腰上的双腿,轻易地翻了个身。

    安然被他的动作弄得趴跪在床上,两条小细腿被拉开姿势如母狗般。男人伸手将她的小翘臀提起,视线落在花穴上。

    安然羞得不行,连忙想要合拢双腿,却被男人的顶开,让她只能被迫张开腿任由他观桃源幽径。

    女孩的花穴因为被肉棒操干了一阵,还微微有些张开,原本肉粉色的花瓣被不断地撞击泛着妖艳的红色,蜜液涓涓流淌,沾染在花瓣上越发衬得娇嫩欲滴。

    第十四章

    男人眸中满是痴迷,这样的场景他见过,只是这个角度却是不曾,大手用力地捏着臀瓣,滑腻丰润的臀肉从指缝间溢出,白得耀眼。

    徐自臻将硕大的龟头抵在花穴口,腰杆一送,轻易地挤了进去,他舒爽地喘息着,蓄力挺身,肉棒再次没入那紧致、湿润的花穴里。

    “啊……好大……”安然身子止不住颤抖起来,叫声中带着满足,身心所有的空虚被填满,舒服得让她忍不住轻叹。

    “喜欢大的吗?”

    “……嗯啊……喜欢……轻点……嗯…………”

    白日宣淫并不少见,靖国女子欲望强盛,也从不克制只要兴致来了,拉着夫侍就会来一发。只是从内殿传出女人半是啜泣半是娇吟,还真是少见。

    听得李宏心里头都有些发痒,更何况那些个自制力一般的宫人,他们纷纷低垂头,面泛红潮。他们没想到陛下平日里温和,缺乏女子气概也就罢了,行房时还这般撩人,叫得比宫里那些宠君都要好听千百倍,听得人只想将她压在床上狠狠地操干。

    陛下女生男相,甚至比男子都要长得好看,以前不近男色。现在开了荤,以后肯定会宠幸他人,不知他们之中会不会有人有机会。不求能攀附上陛下,只求一夜缱绻,便是折寿也甘愿。

    这么想着,许多未经人事的宫人身下已经挺起顶着粗糙的宫袍,让他们窘迫之余又生出了渴望。

    如今陛下后宫除了皇太君再也没人,皇太君毕竟上了年纪,想要固宠很有可能会让身边服侍的宫人伺候陛下,若是表现得好会不会从中脱颖而出?

    几个宫人想入非非,眉目间染上了几分媚色,好似已经被陛下宠幸了般。

    李宏自然看出了,他有些不悦,看着几人平日里心思活泛、手脚干净才安排过来服侍主子,没想到他们竟然打起了那小女皇的主子。

    虽然那小女皇确实与众不同,他要不是上了年纪也……咳咳,反正目前小女皇是主子的心尖尖儿,他决不会让景熹宫里有人爬床,打主子的脸面。

    第十五章

    内殿拔步床上,女孩上半身无力趴倒在床上,臀被大掌提起来,被身后的男人肆意冲刺着,白嫩的臀瓣被男人的耻骨撞得发红,沾满了花液的肉棒不断地在甬道里进出,花液四溅,沾湿了他的耻毛。

    小小的花穴被巨物撑得满满的,紧绷绷的不留一丝缝隙,像是要被撑破了般,两瓣花唇被抽干得闭合不了,艰难地不断吞吐阳具,如此淫靡,看得徐自臻越发痴狂,身体里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要将它操穿。

    男人一边俯身细细密密的将吻落在女孩的后颈和背上,格外温柔缱绻,下身却好像要把她捣烂了般,越来越重,越来越迅速,安然声音都哑了,快感如潮水几乎要将她湮没。

    “陛下……呼……然然……”徐自臻彻底迷了眼,乱了心,忍不住亲昵地呼唤着她的名字。

    “慢……慢点……啊……”几百次抽插后,安然腰身绷紧,脑中一片空白,仿佛有千万烟花盛放,全身颤抖不止,一股花液尽数浇灌在那伞状的龟头上。

    徐自臻被烫了下,身体也跟着绷紧,感觉到包裹自己的甬道在不断收缩,抽插得越发用力。

    啪啪啪的声音响彻一室,终于又是几百下抽插后,徐自臻喉咙间溢出一声低吼,浓浓的精液尽数浇了进温暖的子宫中。

    “……啊……”安然还没从高潮中反应过来,被那滚烫的精液一烫,再次被送上了巅峰,然后晕了过去。

    徐自臻将人翻过来面向自己,见她脸上泛着潮红,美眸轻阖,几乎人事不省。又把人给做晕了,他有些无奈,这身子也太弱了,难怪不近男色,就算是心有余力也不足啊!

    身上热气还未散尽,他缓缓将垂下的头发拨开,将人揽入怀中,这样不着寸缕肌肤相贴,让他心里感觉到很熨帖和平静。

    喜欢上一个柔弱的女人,一年之前他从未想过,甚至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