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梨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陛下万岁by李家嬷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蔚阳难得替他解惑:“那日与苏哲交手,他身受重伤潜逃,我被打散了魂魄,无法附体,只能附着在一只白猫上借着那人身上九五之气疗养,直到魂魄恢复才得以归来。”

    附着在一只猫上,蔚蓝实在无法将谪仙师兄与一只猫联系起来,早先师傅窥探天机,发现这位新任女皇乃是异世之魂,天降凤主,通身灵气充裕,福泽绵延,确实适合养魂。

    师兄不会养着养着,日久生情看上了她吧!

    蔚蓝心中不大赞同,师兄天人之姿,若是潜心修行会成为隐门大宗主,根骨极佳,悟性超群,是隐门百年来难得的奇才。如果成了女皇的入幕之宾,还是她众多男人中的一个,委实辱没了他。

    他低声询问:“师兄要确定要前往皇城吗?”

    蔚阳嗯了声,此前他卜算过那人,那时两人初见,她是天降凤命,又是异世之魂,虽一路命途多舛,却也都能化险为夷。

    其实他本可以不去,可是想到柔弱如她身处虎狼穴中,生性纯良,却要与虎谋皮,便生出不忍,若他能帮上一帮也好。

    他始终忘不掉那人多日守护,或许他于她仅仅是一只猫,可是偷偷和他说说心里话而不被人知道。

    自问不是轻易能动情之人,可脑海中总会闪现少女眼中落下的泪,不断地呢喃着让他活下去的画面。

    男子如琉璃般的乌眸暗沉胜过黑夜,她若知道他其实并不是一只猫,是否还会亲近他。

    为人要承担太多的责任,为道义、为天下、为隐门,他以为自己早已摈弃私情,直到不顾一切纵身一跃为她挡下利器,他才明白原来自己也有私情,不愿看着她受半点伤。

    高处不胜寒,他生性凉薄,不欲与人亲近,却喜欢与她亲近。其实被当成猫的那段日子是他二十年来过得最快活的时光,他想去到她身旁。前二十年他都是为他人而活,以后他只为自己和她而活。这样想来,他仿佛卸下了心头重担,浑身都变得轻松起来。

    “蔚蓝,隐门就交给你了。”

    见他心意已决,蔚蓝纵然心中再不舍,也不好再劝阻,拱手行礼道:“师兄,出门在外,务必保重。皇城鱼龙混杂、人心隔肚皮,师兄一定要多留个心眼。”

    “我知道了,你也保重。”

    ……

    安然一觉醒来已然入夜,浑身酸痛得厉害,发现自己的好姐妹被打了。虽然确实该打,但一百大板有点……对着皇夫和自臻她不敢发表太多意见,便没有吭声,只派了太医瞧瞧。

    夏茗毕竟是习武之身,有内力护体,伤得不算太严重,只是位置有些尴尬,前不得要休息七八天。

    她身边由徐自臻派来的池落暂时代替保护。

    而且经过席夜辰这么一闹,他倒好把她吃干抹尽拍拍屁股就走了,走前还在她的男人面前耍横,徐自臻和柳青生气了,三人同席用菜时都对她进行冷暴力。

    安然自知理亏,夹了菜讨好两人,柳青还客套地说了句‘多谢陛下’,徐自臻直接将菜夹到一旁,用完膳都那虾仁依旧留给碗中不动。

    安然悻悻地垂眸,无措地掰弄自己的手指,本来她可以将一切推到席夜辰身上,但过程自己享受到了,因而没什么底气。

    柳青虽然外表看来清清冷冷,心里却是个柔软的,尤其对她。

    见她像个犯了错的小男人一样可怜巴巴的样子,让他绷不住开口道:“侍身有些话想与陛下谈谈,去内殿吧!”

    徐自臻轻叹了口气,他就知道,他这位表弟不是没有手腕,但对女孩太过宠溺,稍微冷落下都做不到,反而衬得他像个坏人般。

    好吧!他确实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不是肚子怀了崽子,哪里会给外面那些野蛮人可趁之机。

    以前他觉得他的陛下甚好,可谓是身娇体柔易推倒,可如今越来越多的男人将她推到上下其手,与之颠鸾倒凤,让他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该让人好好练练她。

    可她这身子太过纤弱,禁不得操练,若是出了什么好歹,那就得不偿失了。

    终归不能两全其美,他也不是完美之人,何必苛求她呢?

    她予他的喜乐多过忧愁,便是忧愁因着她也是值了。

    男人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心里终归选择了谅解她。

    安然听到柳青对自己说话了,眸中没有疏离,心里绷紧的那跟弦放松了下来,连忙讨好地笑着说好。

    内殿烛光明亮,宫人剪了烛芯便退出殿内。

    地上铺着的波斯地毯格外柔软,踩在上面异常舒服,虽然两个男人与安然相伴最久,却也不常来此,依着规矩,皇夫和皇太君都要住自己的寝殿内。虽然偶尔皇夫可以来此侍寝,侍君却不可来女皇寝宫侍寝,但安然比较喜欢自己去他们殿里。

    安然派宫人去上安神茶,一手拉着一人到桌前坐下。

    她双手规矩地放在腿上,瞅着柳青,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柳青也不想绕弯子,开门见山道:“陛下,委实没有女子该有的魄力,为了后宫安宁,不让宵小之徒有机可乘,侍身与表哥决定以后每夜都由宫中侍君轮流侍寝,不分彼此,一碗水端平。”

    女孩听了愣了片刻,一碗水端平,她还怎么实施专宠计划。不过,如果她沉迷美色,终日流连后宫,不理朝政,照样可以让荣太尉一党放松警惕,露出马脚。

    只是每天都要睡男人,虽然跟她以前也差不多,但是她不想去徐长清那儿,韩宥辉和董芮有些陌生,完全没有感情就要滚床单……现在这也不成理由了。她把人纳入宫里,就得对他们负责。

    徐自臻见她纠结不已,出声道:“陛下不好决意也无妨,本宫已经嘱咐池落嘱咐陛下按照位分去哪位侍君殿里。”

    他们显然是要赶鸭子上架子,安然本来就理亏,只能默然点头表示答应。

    新进宫的几位侍君位分相同,柳青安排时按着自己喜好韩宥辉排在贵君徐长清之后,他胆子大,又喜欢陛下,一定会好好伺候好陛下。董芮次之,他不争不抢,淡然自若,虽然不算多么出众,但也是个温柔体贴的人儿,最不顺眼的荣临自然排在最后。

    认准唯一域名m.ifuwen.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