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3 部分阅读 都市强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给的两个包里面装了什么!”白药打开了红色口袋,里面只是装了一套夏季的衣物,看来老头子考虑得挺周到的,给他买了两个季节的衣服。

    不过,在打开了那个黑色口袋之后,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就多了。什么经,道袍,短木剑,罗盘,还有师父给校长的信函。

    “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啊?招摇撞骗?师父,能放些干粮在里面吗?”白药真想仰天长啸。这浮云给的东西,没有一件实用。

    “对了,还有师父送的手机。”白药想到了浮云送的那块重一斤的铁托。拿出开始摆弄起来。花了不到十分钟,就把所有的功能搞得一清二楚,随便将那最炫民族风的铃声换掉。然后优哉游哉的倒头睡下。

    “喂,喂,大兄弟,起来了。”

    突然,迷糊中有人喊醒了白药。微微睁开眼,只见有一个人高马大的大汉子看向了自己。

    “干嘛?”白药的语气有些强硬。本来睡得很香的他,结果被人吵醒,心底肯定有些不爽。

    “哦,大兄弟对不起,你坐了我们的位置了。我们是刚车的乘客,这几个座位正好是我们的”那个大汉子倒是和气,没有动肝火。还拿出了车票给白药查看。

    “啊,对不起了。”白药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躺着的,还占了别人的座位。

    起身之后看向了大汉子。觉得有一股霸气外露的感觉。而后扫视了一遍,另外发现了对面突然出现的两人,一个是中年妇女,想必是大汉子的老婆。还有一位就让白药惊讶了。这是位老人,少说也有**十岁了。面目消瘦,棱角分明,满目疮痍,历经沧桑。其中在他的左脸面颊,白药还能看到一个丑陋的洞孔型伤疤,要是白药没猜错的话,那里一定受过很严重的伤。而且是在战争岁月留下的。

    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心,白药将放在一边的报纸拿起,遮住自己的面容,然后悄悄开启了洞穿瞳,眼中眼,瞳中瞳,不仅将报纸看透,就连对面老人家面部骨骼也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白药惊讶的发现,在老人的右边颌骨,竟然生生断了一节骨头,那是一个圆孔状的。

    “好家伙,这就算是被我的暴雨天罗打中,也不过如此!人盘显。”

    白药是越来越感兴趣,这老人家身一定有很多的故事。

    当人盘疯狂的旋转一会儿之后,给出了白药的信息是这样的:

    刘强国,现龄九十二,征战多年,功绩显赫,功名利禄,潮起潮落,一生仕途紧张,性格直通,多受冤屈,老年含冤莫白,但终究大白天下。因内藏龙血,穷究晚年之时,命运大改,沉冤昭雪,命格星高照四方,造福子孙万代,名垂青史。

    看到了这样的解释,白药大叫了起来。

    “啊。”

    他要是没有猜错的话,这老人家,应该是师父说的那些抗战老红军之一才对。身藏龙血,又是这龙血。看来,这位受屈的将军,沉冤昭雪,这一次一定是大白于天的时刻才对。也就是说

    白药完全不敢想象。

    “小兄弟,你刚才是怎么了?”

    身旁的大汉子疑惑的看向了白药,毕竟刚才他突然大叫很是引起了周边的反应。

    而白药也是迅速收起了洞穿瞳,看向了大汉子。

    “哦,没事儿,没事儿。我是看着报纸激动了。你看,这些岛国的家伙竟然还敢跟我央央大国开战,想抢走本来就是属于我们的这片岛屿。你说,是不是很令人气愤?”

    白药完全是信口一说,指向了报纸的头条新闻。“岛国武装,巡海为岛”。可是,白药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这随口一句话差点害了一条人命。

    这高达九十二岁的老人家竟然耳朵还不背,白药的话每一个字都被他听到了心底,而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颗钉子,扎在老人心脏。

    只见老人指着白药的报纸,手指发抖,口齿不清,不过瞬息,全身开始颤抖,右手捂着心脏,呼吸困难。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心脏病犯了?”大汉子见状,立马慌了手脚,“女人家,你快拿出药来啊!快些啊!”

    那中年女人也是被吓傻了,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听了大汉子的话,立马翻出了包裹。紧张时候,刻不容缓。可是,翻找了几十秒之后

    “忘,忘带了。”女人战战兢兢的说出口。

    “啥?”一声震天吼,整个车厢的人都被吓了一跳,大汉子扶着老人,一手抚摸他的胸口,一手狠狠的朝那女人砸去,“你个笨手笨脚的,是想害死爷爷吗?”

    那汉子有多大气力,光是看他全身的肌肉就知道了。可是,就在他即将砸中女人身的时候,白药猛地一插手,内劲儿一放,将大汉子猛烈的一拳挡了下来。

    “大叔,先别急。我是学医的,让我先看看。”

    白药挡住了大汉子的手,还没来得及等他发火,便灵机一动,先给自己冠一个学医的名头。

    既然是医生,那汉子像是找到了救星,立马让开,“小兄弟,还请全力相救啊!”抱拳以对,江湖救急。

    “先把老人家放平,让让,让让。”

    这边的动静算是引起了全车厢的注意,纷纷让道。

    将老人平放在了车厢的过道之后,白药左手抚顺老人的气息,右手食指开始按在了神门岤。推拿一会儿之后,老人的心脏似乎有了微弱的反应。

    “还好走之前取下了腰带的灵针。”白药见老人有所心跳反应,从鸭舌帽取下了一根银针,这根银针就是一开始在金线的那根灵针,同样是被鲍姑用千万种灵药炮制的灵物。

    白药取下针,深得鲍姑真传的他,下针果断,针刺老人内关岤前手臂正中,腕痕两寸。,针尖逼近心端,不偏不倚,不长不短。努力刺下,然后轻轻捻转,行针布气,随针下,呼吸出入。针了足足一刻钟,然后回针哑门岤,调整老者的心率,防止心脏再次骤停。

    当白药针了足足八分钟之后,慢慢去针,老人突然深深的呼吸了几口,胸脯也是潮起潮服。

    “活过来了,活过来了。”突然,原本安静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的车厢,瞬间沸腾了起来。

    “太神奇了,只是几针下去,死了的人都活过来了。”有人是欢呼啊!

    “还是中医神奇啊,我都说了,要听中医的,针灸推拿,样样精通,把我老家伙的命放在中医手中才放心啊!”同样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家对着他的儿子儿媳说道。

    “小兄弟,小兄弟,老大哥多谢你了。”那大汉子更是直接跪了下来,白药的妙手回春,深深的折服了大汉子。

    “大叔,不用这样!我是个医生,就应该有医生的医德,哪能见死不救?不过,第一次动手,还是很紧张的,呵呵,呵呵。”

    白药后来的一句话差点儿吓住了大汉子一家人。连忙扶起了大叔,对于白药来说,这种急救也只算是一个小胜利而已,毕竟,鲍姑的神奇医术还没有真正的展现出来呢!

    【今天最后一章,不求票,不求点击,不求推荐。只求大家能够信任帝南,让帝南能更加自信的写下去。】明天先和大家请个假,因为搬家,我很可能断更一天,抱歉了。

    第九章云/南白药

    〖奇·书·网]更新时间:2012-10-2213:38:37本章字数:3991

    鲍姑传给白药的是《悬丝灸脉》之术,这就不光只是悬丝诊脉而已,还有灸脉。原本套在金线前的银针就是鲍姑用来针灸用的。只不过白药嫌它太小气,将它取了下来。

    没想到,这一次却是这根小针起了作用,幸好当初没有一时冲动甩了它。

    老爷子的气息慢慢变得平稳起来,想必也没有了大碍。

    想想就令人心悸,特别是白药。自己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话,用得着这么大的反应?差点儿翘辫子。

    “应该不是自己的问题,嗯,肯定不是。”白药心中想道。哪有说一句话就能吓死人的。

    “这次还多谢了小兄弟啊!”大汉子再次感谢道。

    “不谢不谢,道爷,哦不,小弟该做的,该做的。”白药也是礼貌的回道,毕竟出门在外,就该多结善缘。

    “谢什么谢,要不是他,爷爷会突发心脏病吗?”这时,那中年女人瞟了一眼白药,责怪道。

    “你个女人家,懂什么?”出乎意料的是,这吼声竟然是九十二岁的老人家吼出来的。

    “力生,你先坐着。”老爷子看来很有魄力,威严十足,只是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她就不敢多说一句。而大汉子听了老爷子的话,也坐了下来。

    “小娃子,真是多谢你啊!”这老人家还真是硬朗,白药相信,除了心脏不好之外,这老人家绝对是身体健康。

    “要不是你,老头子我就废了。”

    “老人家,我看你身体健朗,疗养有方,应该不至于这般脆弱,您是心事太重了!”白药大胆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如果真的是因为自己一句话就把老人家害成这般,那么也只能说老人家有很重的心事。

    “小神医,你真是神了。爷爷他的身体一向健康,只是,却是向小神医说的那样,有一件心事。那就是他老人家无时无刻都在关心着国家的发展,国家的前进,一生为国,到了晚年也放不下忧国忧民。所以,当小神医说出那则新闻的时候,爷爷因为气血攻心,所以”

    听了大汉子的话,白药瞬间明白了过来。这老人家倒是爱国积极分子,看来老革命始终是老革命,即便含冤莫白,也时时刻刻不忘国家的利益和安危。为了国家,打了一辈子的仗,到了晚年,还忧国忧民,这样的人应该得到应有的公平,而不是一直蒙冤,含冤而死。

    “我懂了,呵呵,老人家应该是有了九十岁高龄了,还这样奔波劳累?

    “小娃子,我身体硬朗得很。没什么劳累的。对了,还没问你是叫什么呢!”老人家现在说话底气十足,声稳气静,看来是真的好了很多。

    “哦,我叫白药,白色的白,药物的药。”白药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给自己起这个名字但是听着还不错。

    “白药,小娃子,你是云南的。”老爷子倒是机灵,立马想到了白药的老家。

    “为什么这么说?”

    “云南白药啊,老头子我都知道。”

    老爷子话音一落,整个车厢都乐呵呵的笑了起来。只有白药这个足不出户的家伙,闷头闷脑的扣着脑袋,完全不知道他们笑什么。

    “我不是云南的,我是罗浮山冲虚观浮云真人门下弟子,白药。”

    “哦,罗浮山冲虚观。这个我知道,年轻时还到过那儿呢!”老人家乐呵完了,开始说道,“对了,小娃子要到哪儿去呢?”

    “药一口答道。

    “你也是去B市?”老人家倒有些惊讶,“正好,我们同路。老头子我们也是去B市。”

    “好啊,同路,同路”

    接下来,白药和老人家也聊了很多家常,当然,白药是属于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慢慢的,他越来越觉得这个世界的精彩,看来师父说的是对的,出来溜溜,还是不错哦!

    在忍受着屁股坐铁板儿的四十几个小时之后,白药他们也算是终于到达了B市。现在他算是知道了,真正的高手在民间啊!平时他在华首寺被老方丈练冥想打坐,最多也只能坚持五个小时。可是这些乘客,有的人还真能保证四十几个小时巍然不动,他们要是去练习方丈的不动明王,绝对轻而易举。

    下了车,白药和老人家告了别,毕竟两人不同路。不过,老人家还是让那个大汉子将联系电话给了白药,算作一种交情。

    而白药呢,则是花了几十元钱,驱车到了B市的高等学府,清华。

    “饿死了。”白药看着眼前所立的校门,感慨的只是胃中的空虚。提着两包东西,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

    在这么大的学府,白药只能漫无目的的寻找,最后就差掀开石头,看看校长在不在里面。

    问眼睛大哥:“怎么找校长?”“往那儿,再往那,最后直走,再往那。”

    问漂亮妹子:“妹子,校长在那儿啊?“流氓。”

    问扫地阿婆:“婆婆,校长你知道吗?”“婆婆,我有那么老吗?最多只是姐姐”

    终于,在辗转了两个小时之后,问到了传说中的校长办公室。“砰砰砰”

    “请进。”

    白药开了门,走进办公室,习惯性的先扫视了一遍房间,然后看向了坐在办工作后面的人。

    偌大的办公室,坐着一位身着正统的中年眼睛男,他,就是清华传说中的校长。

    “你是”

    校长疑惑的看着走进来的陌生人。而白药听后,从包裹里面拿出了师父交给他的信函,然后交给了这个中年人。

    校长结果信函,细细的看了一遍,然后看向了白药。

    “你就是白药,白先生?没想到这么年轻,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校长走过来握住了白药的手,激动的说道,“浮云师父在电话中都跟我说了,说是罗浮山冲虚观的得到弟子白药已继承他的大统,将来我校教学。本想等会儿去接应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

    见校长这么热情,白药也是有些感动。

    “多谢校长了。不过小子我还没有师父说的那么大本事,还需要多多锻炼。主要是师父老了,走不动了,不宜奔波,才让我来尘世修行的。”

    “是啊,浮云师父在我校任课足足有三十几年了,是我校的老资格,老一号儿啊!是该退休享享清福,不过,有这么一位得道弟子前来相助,我们学校也就放心了。呵呵呵。”校长说着,还有些大为激动啊!

    “好了校长,我还是即可任,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我的课啊!”

    白药是个说一不二的人,该做什么,他至少得先做完了才玩儿。

    其实说实话,这个校长的表里不一白药早已经看出来了,很显然是对于自己太过年轻而不信任,不过看在自己师父浮云的面子,给自己一个面子而已。

    【感谢大家没有抛弃帝南,今天四更一次性送。】

    第十章暴雨梨花对上暴雨天罗

    〖奇·书·网]更新时间:2012-10-2213:38:37本章字数:3799

    因为白药教的是道教学和中医学,而这两门学科正好都是半期的选修课,所以从第一周开始,便有了正式的课制度。

    为此,校长特意为白药翻阅了他教职工日历。

    “嗯,正好,白老师,下一节在‘7321’就有你的中药学课,你是个实在的人,我也一样。既然你想即刻任,那么我也就不阻拦了,和同学们先打个招呼,认识认识也好。”校长这样做的目的,明眼人一看便知。就是想看看白药的教学质量,和学术学问。毕竟,这种并非严格考试录取的老师,在一定程度,还是不能给予任何多余的信任的。

    “那好校长,我是先到教室去等学生们,还是怎样?”

    “你可以先去‘7102’听听这一节老师的课,顺便也可以看看这些学生课都在干嘛,是不是,这样的话,你就能更好地了解学生,起课来也就没那么枯燥。”

    说是听课,其实应该是让白药去学习学习教学经验。一看白药如此年轻,就知道他没有任何授课经验。虽说第一节课是老师与同学们的相互了解,但是,这却是很重要的一节课。要是这一节课没有镇住这些学生,那么以后授课,将会十分悲惨。

    听了校长的话,白药拿了一份学院的地图。找到了传说中的七栋高数授课教学楼。随后来到了‘7102’,见里面已经课开始,白药轻轻推开玻璃大门,小心翼翼的坐到了最后一排。

    教室是阶梯式的,很奇特的是,几乎大部分人都是坐在教室的最后几排。

    “难道,坐得高,看得远?”

    白药觉得十分有趣,而一旁的哥们儿听后,傻乎乎的转过头看了看白药。

    “听说我们班要来一个新同学,不会是你?”

    白药闻言,偏过头看了看这位哥们。身体肥胖,有些发福。这兄弟看去和白药差不多大,小平头,人字拖。手中还拿了个。

    “这是什么玩意儿?”白药指了指他手中的。因为他感觉这东西和他的手机有点儿像,至少都是某一类的电子产品。

    “兄弟,你穿了一身名牌儿西服,既然不认识这个,你逗我玩儿?”那胖子看来是识货的,白药身这一身西服可是花了浮云五六千啊!这还是他拼了老命看下来的价钱,原来的价格,可是一后面跟了四个零啊!

    不过,见白药那真心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眼神,这胖子也是满脑子疑惑的看了看这个奇葩,然后将手中的放到白药手中,“这个,能玩儿游戏的。你玩儿不?”

    他还真的把白药当成了傻子,结果这一对傻包组合引起了周围同学的关注。不管面的老师如何滔滔不绝的讲,下面的人要么是玩儿手机,要么是看小说,要么是男的浮想等会儿走出去有一场擦肩而过的邂逅,女的做梦等一会儿出去可以碰到一个骑白马的不是唐僧。

    要么,就是白药们这种喳闹的情况,几个人围在一起,讨论着这样一件大事儿

    “不对啊,刚才你为什么不放大招,明明气都蓄满了。”

    “怎么放啊,你不是没有告诉我吗?”白药大气一通。

    “笨笨,真笨。这个是新同学,这么笨怎么考进来的。”

    “喂喂喂,别太吵了,等会儿老虎发威,小心我们皮都要少两层。”

    “行行行。”最后开口的是胖子,“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小子,你比我大多少吗?”白药不服。

    “那好,同学,这样行了,你叫什么名字?”

    “这还差不多,我叫白药,你呢?”白药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名字刚一说完,所有人都大笑不已。

    “哈哈哈哈,白药,云南白药,童鞋,你不会是云南的!”

    “哈哈哈哈哈”

    终于,这边的动静惹毛了授课的老师。

    “静静,静静。静静。成何体统,成何体统?你,你,说的就是你,你看什么看?是不是你惹乱了我的课堂?”

    当所有人在这位高数老教授发飙之前都第一时间坐得端端正正的时候,白药还左顾右盼,东张西望。结果就成为了出头鸟。

    “我可以说,我是冤枉的,行不?”

    白药刚一开口,一根三寸长的白色粉笔就直接朝着他砸了过来。

    “苦逼啊!”

    “出头鸟,这下死定了。”

    “我只能说,他太单纯了。”

    就在所有人都悲痛白药即将的遭遇的时候,只听到咔嚓的响声,众人回身一看,只见白药右手手指之间,夹着两节粉笔头。

    “呦呵,行啊,你是第一个接住我粉笔头的学生,这样的实力,必须要在我抛物线的完美中垂线中开始计算出粉笔头的加速度与速度平分角,再利用你我之间的距离,求出粉笔头的速度和偏向角度,然后在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选择合适的时间,才能这么完美的接住我的粉笔头。高手,今天总算遇到高手了。”

    白药完全听都听不懂讲台这老家伙的胡言乱语,“额,老先生,接住你的粉笔头真的要那么复杂?又不是接子弹。”

    白药的话差点儿让这老数学教授喷血,“看样子,你小子很有学术的造诣啊,请。”

    “请什么?”

    “当然是,让你请教我的暴雨梨花。”那老教授话音一落,两手往桌一拍,抓起了身前的两盒粉笔,让后用他精准度达到百分之百的数学模拟抛物线投射,炸向了白药。

    一时间,天花乱坠,众人目瞪口呆,粉笔盒一路抛洒粉笔灰,像一颗环绕了地球一周的洲际导弹,最后所有的‘弹药’蜂拥而出,全一股脑儿‘炸’向了白药。

    这一次除非你是千手观音,否则就别想接住我的暴雨梨花。

    那教授在抛出的同时,眼睛里面露出的是狡黠的笑意。

    可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白药难逃厄运的时候,只见白药灵手一动,犹如习得武林绝学,天山折梅手,所有的粉笔头都一一被他抓在了手中。然后大喊道,“你会暴雨梨花,我会暴雨天罗,请赐教。”

    一时间,所有学生的目光重新看向了那一群飞弹。

    “啪啪啪啪啪啪”

    只听到整个黑板都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而那个老教授则是抱着头东躲西藏。待一系列的轰炸结束之后。那老教授慢慢的站了起来,摸了摸自己。

    “哈哈,什么准头,一个都没有砸到。”

    “谁说没有砸到?”

    第十一章这个老师有点儿酷

    〖奇·书·网]更新时间:2012-10-2213:38:39本章字数:4714

    “谁说没有砸到?”

    白药的声音高高响起,所有的人都第一时间看向了他。只见他的手指往,然后一直指着最后一颗小的粉笔头。直到那粉笔头“砰儿”的一声,砸中了老教授的头顶正中。

    “嘿嘿,我的准头还不差!”

    最后,所有人都看向了白药手指的黑板,只见黑板之,所有的粉笔留下了一道印记,绘成了一个图案,这图案正是老教授刚才东躲西藏的时候,所留下来的一个搞笑的画面。

    “哇,神奇的一逼。”

    “牛气冲天。”

    “五体投地。”

    “他将死的很惨。”最后这一句才是真心话,惹了学院老教授,白药肯定是不想再混了。

    “混账,你个臭小子,我记住你了”

    老教授受得如此大辱,这白药肯定是在劫难逃。可白药只觉得没什么,少于人情世故的他哪有什么可谓。以前方丈被他整得更惨,整个寺庙被他玩儿得鸡飞狗跳。所以说,看着老教授无奈的离去,白药只是不知所以的看向了所有的学生,直到下课。

    下一节课,是在‘7321’。所有学生下了课,第一时间跑向了‘7321’,而经过了刚才那一节课的风波,同学们都对白药表示深深的同情。

    “苦逼的人儿啊,今天才第一次课就惹了教授,哎。”

    “喂,云南的,白药。你小子真够男人,不过惹了那个老怪物,今后可没什么好日子过了啊!”

    所有人都是跟白药打了招呼就跑了,现在,能离这家伙远点儿,他们就不会靠近他。结果所有人都将白药落在了后面。而白药只感觉莫名其妙而已。

    当同学们都到了教师之后,便纷纷开始讨论起了刚才的事儿。

    “那个白药,肯定会选入今年的学校十大风云人物,第一天课,就敢跟老师干架。”

    “是够爷们,有点儿狂啊,不过今后的日子很难过!”

    “你们这些男的啊,啧啧啧啧,做事儿都不会用脑子。”

    “哎,别说他了。话说回来,我们的中医学老师是新来的。你们说是不是个美女啊?”将白药的话题一转,就开始讨论猥琐的事情来。

    “肯定是,因为我听说这次授课的,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老教授而是一位年轻人,而且比我们大不了多少。”

    “哈哈,那这次我们赚了。肯定是个美女老师,肯定是”

    “我相信,我也相信”

    于是乎,一群男人的雄性荷尔蒙爆发,纷纷进入了YY之中。

    当铃声响起,在所有同学的期盼之中,终于走进来了一个人,此人不是白药是谁。

    “喂,那个白药,过来这边坐,别挡道,老师要来了。”胖子也是很激动,马要见到美女了啊。

    可是,白药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朝着讲台走去。

    “喂,小子,你怎么回事儿,想先下手为强啊?”

    “想近水楼台?”

    出乎意料的是,因为未知老师的原因,不管是男是女,都坐在了最前面。都想近水楼台。可是他们没想到白药更狠,直接站到了讲台之。

    白药听后先是一愣,随后看了看这一群神经兮兮的学生。

    “你们有病,我是老师,不站到讲台站哪儿?”

    “啥,你是老师。那我还是校长呢,快下来,混蛋。”白药的话当然没人信服。谁会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的小子会是一个授课老师?

    “白药,刚才那一节课你难道还没有风马蚤够?还想在美女老师的课发飙?小心我们揍你啊!”

    “是啊,快下来。”

    同学们开始喳闹起来,搞得白药老火不已。

    “是你们逼我出绝招的。”白药两眼冒光,扫视了一遍全场,带来一股寒气,然后从随身提来的包裹之中,拿出了一大瓶丸子,晃荡一声,放到了讲桌之。

    “跟你们说了,我是老师,既然你们不相信,我就要给你们点儿颜色看看。”

    “哦,颜色。你想干嘛。我们人多。”

    “人多有屁用。”白药大声道,然后指了指桌的那瓶东西。

    “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就是用中药练出来的丹药。知不知道?”白要相信,不拿出点儿真本事,还真没人相信。

    “哈哈哈哈,药材,还丹药。你这个有什么作用,是不是吃了可以长生不老啊?”有人起哄,就会沸腾。

    “长生不老是不行,不过。吃了这个东西,男的阳萎,女的,月经不调。你们是不是想试试?”白药这次还真的没有威胁,也没有忽悠。这丹药是他无意间炼出来的,本来想用来对付山中的野味儿。把他们好生折腾一遍,然后再宰了吃。

    “小子,你搞笑,哈哈哈哈”

    “咻。”

    那为那同学还没有笑完,只觉有一颗丸子滑进了自己的喉咙。

    “白药,你给我吃了,是不是?”那男子捂着胸口说道。

    “你不是不相信吗?我就让你试试啊!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小腹忽冷忽热,手脚有些麻痹,膀胱有些隐隐作痛?”

    白药每说一句话,那个男子的眼睛就睁大一分,因为,白药说的所有症状,这个男子都深切的感觉到了。

    “你要是还不信的话,就到厕所去看看。我相信,它现在至少小了一圈。”

    “啊啊啊啊啊”男子发了疯似的冲了过来,抱住了白药的腿。

    “哥,我信了,我信了。不,老师,别玩儿我了,放过我,救救我啊!”

    男子的突然反应,让所有的同学都深深吞了口口水。他们想到,要是刚才吃了那丸子的是自己的话,那么

    “呵呵,信了?”

    “信了信了,老师,放过我!”这就是枪打出头鸟,这男子注定苦逼了,敢惹白药,小心后半辈的X福生活。

    白药听后,抽了一根粉笔,然后在黑板写下了一系列的中药名字,像什么川贝,参皮,桔梗一类的。

    “这就是药方,抓来吃个两三碗,不但可以解药,还能强肾。”

    白药话音一落,一时间,所有的学生都开始疯狂的笔记白药的这个药方。

    这药方还真不是白药乱写的,葛洪大仙和鲍姑的传承可不是白费的,房中术加鲍姑的灵药,这种问题轻松搞定。

    “嘿嘿,这下,大家相信了?”

    “信了信了,白老师,我们错了。”那男子首先带头认错,接下来的人都是无一不服。开玩笑,谁敢不服,后半辈子就无望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急急忙忙进来了一个人,“白老师,你是白老师?校长找你,说是这节课让我来替你。”

    冲进来的,也是教授中医学的老师,看样子,白药惹高数教授的事儿被校长知道了。

    “好,同学们,校长找我,我们后会有期。”说完白药抓起了讲桌的那罐儿丹药,离开了教室。

    “额的神啊,又来了一个魔鬼,还是小魔鬼。”

    “我再也不他的课了,太吓人了,这两分我不要了。”

    白药算是把这群大学生给吓惨了。不过还是有人发出异样的声音。

    “没想到老师还是个小帅哥啊,这下我们有福了。”

    “是啊,风流倜傥,才貌双全,年纪轻轻,就是学院老师,而且医术高明,跟了他,今后一定幸福得要死。”

    “是啊,太酷了,这个老师很酷啊!”

    这,自然一群花痴的谈话。白药算是给他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第十二章可怜的落脚之地

    〖奇·书·网]更新时间:2012-10-2213:38:40本章字数:5250

    当白药来到了校长办公室的时候,这校长早已经倒了茶水,在那儿等候。

    “白老师,恭候多时啊!”一见白药进来,校长变迎了去。

    “校长,我们二十分钟前才见面,还恭候多时。”白药自然知道这校长肯定是因为那高数老师的事儿找自己的。

    “还是坐下来说。”校长干笑了一声,然后说道。

    听了校长的话,白药先坐了下来,保住自己的包裹,然后说道,“校长,有什么事儿吗?”

    “额,白老师,和同学们都认识了!”

    “嗯,认识了。不过都是他们认识了我,我还没来得急认识他们就让你叫来了。”

    “哦,这样啊!同学们课还很听话!”校长东一句西一句的扯道。这白药自然能听出来。

    “校长,有事儿说事儿,别扭扭捏捏的啊!要是因为高数教授的事儿,我先道歉,但是。也是他先用粉笔砸我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白药是肯定不会将责任完全揽向自己的,这不是他的风格。

    “哎,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拖拖拉拉。这件事儿呢,还是白老师你的错要大些,是不是,毕竟是你先扰乱了王教授的课。”

    “是,没错。这件事我也愿意认错了。”白药也有他敢作敢当的本事。

    “那好,白老师。我们只能公事公办了,本来学校是有教职工公寓的,但是最近因为翻修,有很大一部分老师会领不到寝室。只能在外面暂时出租。”

    “额,我想知道的是,这件事儿和我的事有联系吗?”白药不解,自己的事儿跟学校教职工公寓没什么瓜葛!

    “呵呵,说有关系,其实也没多大关系。说没关系呢,却又牵扯到一些关系。”

    “你,能说人话么?”白药无语,这校长的话,果然高深莫测啊!

    “是这样的,学校的教职工也是有操行记录的。只有操行满分的老师才能留下来,扣了操行的老师,我们只能说句抱歉了。只有委屈你们在外面先住两三个月。完了之后就能回来了,而且到时候还是住新房子。”

    “我们?你是说我的操行被扣了分?搞错没有我进学校还没有两个小时?”

    “这不是你和王教授的事儿吗?是,你也认错了。”

    白药听后,当即有种撞墙的想法。自己被坑了,绝对被坑了。

    “那,外面住的话,也是你们学校提供住所吗?”白药身现在只有六百多块钱如果住不到学校的免费房屋的话,自己这个月肯定是只能买根玉米,易天一颗玉米粒过了算了。

    “呵呵,对不起啊,这个。我们学校是不会提供住所的。而且租金也只有你们自己贴了。”校长说完,还呵呵的笑了两声,表示抱歉。

    “阴我?啊啊啊啊,你们太狡猾了。”

    最后,不管白药如何鬼哭狼嚎也没用了。他只能孤零零的挎着两个包,无奈的回头望了一眼这个大学,然后凄凉的离去。在这灯红酒绿的大城市,漫无目的的找着他的落脚之地。

    “单间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