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7 部分阅读 都市强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原地,孤立下那个‘路人甲’,以路人甲的身份在那儿傻不拉几的看着白药和白芯逐渐走远

    “混蛋,白药我记住了”

    而此时的白药呢,拉着白芯一路疾步最后找到了一家饭馆儿,钻了进去

    “白老师,你这是干什么?”

    终于,白芯还是喊了出来两人坐在了饭馆儿中,白药要了两碗素面然后和白芯慢慢聊了起来

    “呵呵,没干什么只是想出来吃饭,结果就碰到了你然后就遇到了路人甲”

    “不是,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要收下他的东西”白芯急道

    白药听后,轻描淡写的说道,“这块表被他说得那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为什么不要呢?这是他送的嘛”白药说完,还极为喜欢的把那块世界名表戴在了自己的手上,看了看

    “嗯,还不错你不要就送给我了”

    白芯见后,是相当疑惑不知道白药葫芦里是买的什么药

    “你的表,是你哪位亲人的?”白药一边看着自己的表,一边无所谓的说道而白芯听后,心底相当的震撼

    “这,这块表是我奶奶留给我的”

    “怪不得,老人家的东西就应该好好保留别说这东西是价值连城,就是无价之宝,也是一坨铁而已表本来是用来看时间的,但是却又有了很多的意义你戴上了这块表,得到的是身份,是虚名戴上了***表,得到的是回忆,是亲情”

    白药的话让白芯心底一怔,“老师”

    “呵呵,又叫我老师,不是叫我白大哥吗?这块表看来你是不要了,送给我我没什么时间观念,现在多了这个,以后看时间方便了”说完,白药将手表戴在了左手上,然后将袖子取下来,遮住了那块世纪名表

    “白大哥”

    “嗯?”

    “我发现你真是个有趣的人明明自己连买早饭的钱都没有了,却把这块价值连城的名表视作粪土别人带上是用来炫耀,你带上是用来看时间呵呵”白芯觉得白药是个奇人,年纪轻轻就是学院的老师,而且做事儿完全不合常理

    “哎,这都被你知道了不过今天哥有钱了,你就放心的吃,我只请得起素面”白药相当大方的抽出了两百块钱放在了桌上,“先说啊,今天是请客,以后一起出来吃饭的话,自己拿自己的”

    “AA制,对不对?”白芯笑道

    “对对,就是那个AA制”

    第二十六章终于遇到高手了

    〖奇·书·网]更新时间:2012-10-2213:38:52本章字数:3589

    接下来,白药点的素面到了,看着白药狼吞虎咽,白芯将自己那一碗也给了他

    “你不吃?”白药口里含着面条问道

    “给老师吃,我没什么胃口”

    白药听后,端过白芯的素面,再一次风卷残云一扫而空,最后打了个饱嗝,“饿,总算吃了个饱饭”然后,白药看向了白芯

    “妹子,你和那个‘路人甲’真的是情侣?”白药慢慢问道

    “不是的,不过他在追求我而且,父亲也答应了”

    “哦,你老爸答应了啊是不是因为那个路人甲的家庭背景有点儿深?我听说,他的老爸是什么国家局领导”白药疑惑道不过真如自己想的那样的话,这就应该是强抢民女

    “哎,别烦心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实在逼不得已,一巴掌拍了那个苍蝇就行了反正他是路人甲,他老子最多是个路人乙”

    白药的话,让白芯开心的笑了起来的确,自己是想多了看着白药乐呵的表情,白芯真的希望,他就是自己的哥哥自己那失散了十八年的哥哥

    “好了,妹子我们回小平房,我今天找到了一个赚钱的工作,以后哥再也饿不着了”

    一路上,白药一直讲着他那疯狂赚钱的方法而白芯听后,只觉得白药太单纯了像白药这样的医术,要钱的方法也不是这样啊治好了一个久年胃病竟然只收了三千不过,看白药那么开心,白芯也没有告诉这里面真正的暴利现在,像这种真正悬壶济世的医生,越来越少了

    当两人回到了平房前的小径上的时候,又看到有人在找房东王凤,依然是上次的那两个男人,此外,还多了一个年轻人,身着黑色西装,看上去和白药差不多大,身形也够高最重要的是,白药在这个男子身上发现了一股令自己悸动的气息

    “高手啊”白药惊道

    “怎么了?白大哥?”白芯见白药如此激动,疑惑道

    “看到那个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没有,他身上的气息很诡异,和我有种若离若引的感觉我和他,要么是同类,要么是对手”

    白药说的像是两头野兽一样,还同类难道都不是人?

    这个时候,那男子似乎也感觉到了白药这么一个存在,转过身来,两眼一睁,四眼相对

    这竟然是一个绝美的男子,生相极为迷惑人心就连白芯也为之一怔白药横过手,挡住了白芯的视线

    “别看他”白药警告道

    这个时候,白药在潜意识中感觉到了这个男子的诡异

    “人盘显”

    人盘开启,测字算命,知晓今生,算人前程,改人命运,至今未止,从没失误但是,当白药看向那男子的时候,只见男子胸前项链有一道光闪过,随后人盘给出的提示竟然是:

    完美屏蔽,资料全无事物空空,混沌虚无

    “我勒个去”竟然可以屏蔽人盘的搜查,看来这真的是一个高手啊

    而那男子见白药无功而返,微微一笑随后跟身边的那个老总说了什么所有的人都看向了自己这边白药见状,走上前去,看这个男子要玩儿什么花样

    人盘不能看出来,不代表白药问不出来为了能够了解那个男子的第一手资料,白药直接走上前去,先开口道,“我叫白药,师承于罗浮山冲虚观,还未请教”

    “朱何”

    很简单的两个字,就是名字直接搪塞了白药太拽了,我至少说了自己来自何方,师承何处,这小子竟然这么目中无人

    而白药还发现,白芯竟然神魂颠倒的看着这个朱何,完全被他迷惑

    “哦,我知道了你老爸是猪,你妈是河,所以你叫朱何,是不是?”白药不能输了气势,他就不相信这个男子不生气

    结果,那个朱何回了一句

    你不开口,我还以为你是云//南的,听说那儿的白药卖得不错

    “算你狠”这下,白药终于败下阵来自己的名字真的是一道伤疤啊就连小猫小狗都能借机大开话题

    “小神医,你回来了啊”这个时候,那房东王凤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看来她再也承受不下这些房产开发商的威逼利诱了

    而白药听后,看向了那个老总越看越有些熟悉

    “人盘显”白药知道,自己算不了那个朱何,总该算得出这个老总而人盘也没有让白药失望,给出了一道信息:

    姓名黄卫国,生来财富多一生路平坦,有时直爬坡少时直得意,不得多坎坷中年有一劫,龙血是非多能遇贵人引,破劫能安乐

    “有意思,又是龙血”白药听了人盘给出的信息,那是激动不已这个男人竟然叫黄卫国,不正是自己学生,黄涛的老爸?罗夏房产的总裁?白药终于知道黄卫国为何能将生意做得如此之大,原来是因为身怀龙血的原因

    身怀龙血之人,能成长起来绝对会是前途无量,一路高歌

    “你是罗夏房产的老总没事儿跑到这穷乡僻野的地方来干嘛?找聚宝盆啊?”白药觉得来者不善,所以言辞也变得犀利起来

    “咳咳咳,我是罗夏房产的黄卫国,你又是谁?竟然知道我身份?”这黄卫国倒是很惊讶自己没有跟这小子提过自己的名字莫非是王凤告诉他的?

    “你儿子是我学生,昨天我还找过你不过你是贵人,一天忙得很啊”

    “是你?你是我儿说的那个医生?我听我儿说过你的很多趣事啊”黄卫国在黄涛那儿没少听过关于白药的事儿什么上任第一天,气跑了高数老师,玩儿了班上的同学一出手就是害人无比的药丸

    “哎,我哪儿有那么强悍倒是老总你,没事儿跑到我们这个小地方干什么?不会是想开个农家乐?”知道这黄卫国来者不善,肯定是为了这里的房产而来的虽然自己不知道房东和这黄卫国有什么关系,不过想必都是为了这块灵地而来的

    “很有趣啊没想到这下面的阵法竟然动过”

    这个时候,一边的那个讨厌朱何突然开口了,这一开口白药就神经一震这小子竟然可以看出这下面有阵法?

    第二十七章灵师斗地师

    〖奇·书·网]更新时间:2012-10-2213:38:53本章字数:3312

    “呵呵,白老师是这位是我请的地师,叫朱何他会看点儿风水”

    这下子,白药突然明白了过来而一旁的房东也是想到了什么,“你是?你是大师朱可的孙子?”

    “房东大姐,怎么会点儿风水的都是那个朱可的孙子啊那个朱可到底是谁?”白药再一次听到朱可这个名字,心底是有些触动看来这个朱可很不简单

    “小神医,你知道我这个房子最开始是被谁看的吗?就是那个朱可师父当初我在这儿黄桷树下救了他,结果他跟我说,这个地方是风水宝地,让我将以后的居所定居在这儿,并为我打下了地基而之后,他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见过”房东说着,满是感激之情,她知道,自己的房子能够坚持到现在,就是那个朱可师父的功劳

    “呵呵,没错我就是朱可的孙子朱何,也是他的唯一传人,地师”这朱何说话倒是不谦虚,一下子放出了自己的名号

    地师,这下子好玩儿了四十年前的老怪物留下的灵地,现在他的孙子要来取回吗?

    没想到那个朱何竟然是大地师的传人,这下子白药也算是知道为什么人盘对他没有用了

    地师,这个即将失传的职业,没想到现在又见到了以前浮云师父说过,地师大成改天换地能探索地心,能仰望星空能翻云倒海,能指御星辰这家伙应该没有那么强悍的能力?要知道白药现在不过是连天盘都不敢开的雏儿,阵法现在平了名也只能结成中级的

    那男子似乎已经开始观测起整个小平房的情况,最后竟然不屑的一笑

    “原来是巽风被破不过,有趣的是,这个最小的小房间竟然加了一重‘聚灵龙盘’反阵白药,这是你加的这么喜欢阴气?”

    这家伙,竟然直接喊我的名字,自己和他有那么熟吗?

    白药白了一眼那个朱何

    “不过,火候不够啊你的阵法最多能够承受住一个月而已,一个月后反阵必破,到时候冲出来的阳气可能连母的都要变成公的”

    朱何看了看白药房间的阵法,手掌一翻,一道小罗盘出现在手中,反手一压,直接将罗盘打进了土地里面接着一转,口中念道了一些咒语,阵法似乎开始起了变化,要开始正向旋转

    “混蛋,竟然敢破我的反阵”白药惊道,这小子干的事儿正是破开反阵,简直是太没礼貌了

    “地盘显”白药的地盘急旋转,泛起了一层层光圈最后,白药只觉得双手上有些灼热,翻开手掌一看,两道乾坤符文这是地盘加持给白药的

    “要玩儿,道爷我陪你”白药双手一拍,拍向了地面,阵法开始慢慢稳定下来,一道道光线在这个圆形阵法中来回旋转,既不正向,也不反向与此,白药口中也开始念道神秘的咒语

    一时间,两人进入了焦作的状态

    可是,慢慢的,白药似乎有些跟不上朱何白药是灵师,灵师是一种全能的统称而朱何是地师,地师则是专门寻龙点岤,测命风水相比之下,刚接触灵师的白药有些吃亏

    “白药,星辰斗转,自在方圆你要知道,我掌控的可是下方的大阵,你光是运转这一个小阵,能够压得住吗?”

    “屁话多,有本事你就赢了我再说”白药不服输,眼看着炼成阵被慢慢的抹杀,线条逐渐转换,这下子可是很不利啊

    “白芯妹子,帮帮你哥啊”就在这个时候,白药突然想到了白芯

    “啊,怎么帮”白芯急道现在白药和朱何是都得不可开交,似乎都向分出个输赢,不过形势却对白药很不利,毕竟掌控的是小阵

    “拿个棍子敲这个混蛋,他不知道这个阵法的重要要是被他破了,房东大姐不杀了我才怪”白药出狠招了

    “呵呵,小妹妹,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哦”这个时候,朱何看了一眼白芯,让白芯一下子没有了动手的念头

    “混蛋,小白脸,你有本事别用你的脸啊不要脸的家伙”

    “白药,你也太吠了我知道你加持这个阵法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那个老人家有个归处吗?但是你应该知道,人死之后,就应该重轮回,而不是恋倦红尘到头来自己别说灰飞烟灭,就连与之相关的人,命运也会改变”

    “你懂个屁,我也知道你的目的你不就是想让房东大姐没了眷恋,主动把房子卖给黄卫国吗?你老/子的老/子将这个地方送给了房东大姐,结果你却来抢回去,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家的救命恩人的?”

    白药的话,让朱何一愣,瞬间收回了法力反阵‘聚灵龙盘’再一次被白药运转了起来而朱何则是看了看白药,然后笑了笑,“这次算你赢了,不过,我还是会拿回这个地方的”

    “费什么话,你下次来的时候,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但愿如此,白药灵师”

    朱何说完,便出了门,和那黄卫国嘀咕了一些话,然后黄卫国对着白药笑了笑最后点了点头,笑着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临走之前,那个地师朱何还不忘回过头看一眼白药就是那一瞬间,白药感觉,这个朱何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小神医,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啊”再一次,房东对于白药是想当的敬佩,一时间,对于白药的语气也变得加温和

    而白药听后,笑了笑突然,脑子一懵,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今天白药可算是过火了早上为了给房东治疗胃病,已经耗费了元气,而刚才和朱何比试的时候,又是透支使用了内力就连地盘和人盘,他今天就用了不下五次这一次肯定又要躺个一两天才行了

    而白芯见后,将白药搂在了怀里,慢慢的将他放在了自己卧室的床上

    这个白老师,已经是越来越不寻常白芯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任务,自己到这个地方到底是要干什么?难道和这个白药老师有关?

    想着想着,白芯也昏昏沉沉的睡了下去

    第二十八章散发山茶香的女孩儿

    〖奇·书·网]更新时间:2012-10-2213:38:53本章字数:3358

    当白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一看到身边竟然躺了妹子,心里那个紧张

    “非女勿视,非女勿视,非女勿视”

    “白大哥,你念的是什么啊?”这个时候,白芯也醒了过来,“你昨天突然昏倒,幸好没事”

    “额,念错了是非礼勿视对了,那个家伙呢?”白药问道

    “哪个家伙?”

    “就是朱何,那个混蛋地师”白药现在想起,都一肚子怨气,那个朱何竟然比他还要厉害,这怎么能够受得了可以丢自己脸,但是总不能丢葛洪大仙的脸他心底暗暗发誓,有机会一定要把这笔账还回来

    从白芯那儿知道,自己应该是上了元气,才导致了昏厥不过还好,没有过多的伤害但是这算对白药一个警告了,要是以后做事儿还这么没头没脑,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好了,白大哥我先给你下一碗面然后我也得去上课了”白芯说完,便出了卧室,去了公共厨房,为白药下面

    这个时候,白药才发现自己所在的,是白芯的卧室第一次进女儿闺房,床上还有白芯的山茶花体香,这让白药有些浮想联翩

    突然,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人没想到竟然是房东王凤

    “房东大姐?你有事儿吗?”在昨天,白药是第一次发现房东王凤那么无助过

    “小白啊”

    “额,你还是喊我小子”白药汗颜

    “那好,小兄弟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放着荣华富贵不去享受,而留在这个穷乡僻野的地方吗?”王凤似乎有什么想要告诉白药的样子

    我这个地方已经被B市的五大房产给同时盯上了他们给我开的条件是天花乱坠威逼利诱,什么都做透了为此,我已经和他们僵持了近两年

    两年来,罗夏房产先后击败了多个竞争对手,最后在我这儿的四周都盖起了高楼大厦,目的就是为了逼我离开但是,我依然坚持,没有让出分毫

    可最近,我发现我也老了时时都感觉老头子在召唤我我知道,罗夏已经打通了国家机关的各个部门,因为这个地方的特殊性,很可能已经被国家看上这样的话,能不能保住,也就不言而喻了

    “那,房东大姐我能帮你做什么吗?”白药知道,房东找自己的话,就应该是有事相求

    “哎,以前是我对你不好不过,老太婆今天厚脸皮的来恳请你帮帮忙,我知道你是个奇人,一定会有缓和的余地,是不是?老头子这么多年了,只认得这里最近感觉他来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我就想和老头子多呆上两年,我是舍不得啊”

    看着房东那忧伤的模样,白药心底也是有种冲动帮不帮呢?帮的话,自己没什么办法啊不帮的话,别说天盘要劈我了,我自己都觉得该被天谴

    “房东大姐,我试试能不能行,只有看天意了”最终,白药还是答应了下来,但是,答应了下来,他又能做什么呢?对方有一个地师,想要逼退他们真的很难啊

    今天早上还有课,白药请回了房东这时候,白芯也把素面端了进来,两人吃完了素面,第一次一同去学校

    白药有钱了,坐公交车没问题了不像以前,别人是坐车,他是追车

    “妹子,多谢你昨晚的照顾了,还有今天早上的素面很地道啊”公车上,白药一直心事不宁,想和白芯聊聊天,缓和一下情绪

    “那大哥你的洛香丹我一直是想报答,做这些事是应该的”

    这个时候,白药才发现整个公车内,飘散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山茶香,洛香丹的效果比他预料的还要好人们纷纷寻找香源,最后才发现是白芯,有的小女生是找白芯寻求这种香水的来源

    山茶香不比那些香水味儿的刺鼻,很是温和香水的量一旦控制不好,就只会令人犯恶心但是白芯身上的山茶香却是令人心旷神怡白药相信,要是有人和白芯坐在一起,绝对睡不着觉

    白药不知道的是,白芯在学校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香香公主现在所有的女人,包括老师,都在寻找那个神秘的白药老师不过,像白药这种上完了课第一时间冲回小平房的老师,别人能找到才怪

    今天早上有些迟到当所有人看到白药和白芯一同到达教室的时候,纷纷是路出一样的表情特别是那个黄涛,他昨天才知道白药和白芯竟然同居

    是兄妹还是情侣,所有人都是议论纷纷当然,当白药拿出一罐子白色药丸之后,所有的学生立马闭上了嘴

    “嗯?我的课上,有这么多学生吗?”白药惊道,阶梯教室将近两百个座位,都坐满的人就连中间过道的阶梯上,都是坐着人,一看之下,少说就有三百人是有些还站着

    “这个不科学?我拿的工钱和其他老师一样,为毛我教的学生却是其他老师的七八倍呢?”

    白药开个玩笑,下面就是哄堂大笑他当然知道多余的学生是哪儿来的,都是想来听课的

    “好,听课可以但是别闹事儿否则我这一罐子药丸都赏给他了是不是啊胖子”

    白药说完,看向了周磊周磊连看都不敢看白药,被白药的兴奋丸赏赐之后,他已经躺了两天两夜那种痛苦,不是人玩儿的

    而其他听课的学生,也是从七班同学口中了解到了白药的恐怖,一看那白色药丸,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吃了绝对非死即伤

    “那好今天呢,我们来讲讲中医的药性,关于香料和中药的不解之缘”

    白药话音一落,所有人都看向了香妃白芯,这个幸运的女孩儿得到了白药的洛香丹,现在都还是满身香味,嫉妒死女人,迷恋死男人

    接下来,白药给大家上了一堂漂亮的中药理论课让大家知道,香料也可以做药材丁香,回菘,甘草,灵草特别是麝香,及时香料之王,也是中药奇方没有什么课件,也没有什么PPT,没有教材所有的知识都是白药脑子里面的秘传有心的同学,将白药的一字一句都记了下来他不知道,他记的这些东西将来会成为医学经典

    第二十九章‘疫毒’深种

    〖奇·书·网]更新时间:2012-10-2213:38:54本章字数:3455

    因为接下来七班没有什么课,所以一下课白药便将黄涛叫住以为其父治疗为理由,希望黄涛可以再带白药去一次罗夏总公司而黄涛听后,也是乐意得很

    于是,白药坐上了黄涛的高级跑车,再一次来到这个房产帝国的总基地

    白药这次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好好和黄卫国聊聊,白药知道,一个房产大亨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个地盘而亲自出马,那么也就是说,他一定有他的难言之隐而白药就是要让他说出那难言之隐

    和上次一样,黄涛用同样的方法搞定了门卫后,带着白药进了电梯在电梯之中

    “黄涛,你爸爸这几天咳嗽的厉害吗?”白药在前两次和黄卫国相见的时候,经常听到他咳嗽

    而黄涛以为白药是观察病情,也没有戒备

    “没错,我爸爸这两天似乎一直咳嗽,而且是越来越厉害可是请了医生来看,又看不出什么病因”

    “我等一会儿需要单独治疗你爸爸,所以我希望你到时候和无关人员离开房间,知道了吗?”

    黄涛听白药的口气,知道白药应该有什么医疗方法,于是连忙点头答应终于,两人来到了黄卫国的单独楼层,第一百零一楼

    到了之后,黄涛带着白药径直往黄卫国办公室走去可是,和上次一样,办公室只有秘书一个人

    问了缘由,那秘书的回答是老总又是一大早就出去了可是白药却听出了端倪,照昨天的形势,那黄卫国应该一时半会儿不会再去找房东才对而且刚进入公司的时候,白药发现一些摄像头一直跟着自己转也就是说,那黄卫国是有意不接见白药

    那怎么行?有什么可以阻止白药呢?想都不想,白药开启了洞穿瞳强悍的是,洞穿瞳竟然可以洞穿钢筋水泥的墙面,整个接近一万平米的楼层,在白药眼中是毫无障碍而正如白药料想的那样,黄卫国果然在这一层楼里面

    白药见状,连忙找了过去最后,在一间疗养室里面找到了他,罗夏房产老总,黄卫国

    看门一看,除了黄卫国,还有那个地师,朱何真是冤家路窄,在这儿都能碰到他

    见白药开了门,那黄卫国很是惊讶,倒是地师朱何,很淡定,“哦,是白药灵师才离开一晚上,就舍不得了?”

    “呸,你这个小白脸儿今天道爷不是来找你的,你先出去”

    似乎明白白药来的目的,那朱何竟然主动起身离开,还将门给带上这下,整个房间只剩下了黄卫国和白药两人

    “不知道白药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儿?”那黄卫国只是稍作惊讶,随后便镇定下来这种久经商场的家伙,还有什么能够吓得住他们

    “今天我来是给你治病的”白药很直接,话语中有些含沙射影

    “治病?不知道白药老师说的什么,我没有什么病多谢你关心了”黄卫国似乎有些不配合但是白要知道,他绝对有病,而且不是一般的病没有等他同意,白药右手一抖,一根金线飞出,套中了黄卫国的手腕,而那根银针牵住线头,也是最后扎在了手腕上的内关岤

    这就是白药的悬丝灸脉,金线把脉,银针灸脉,这样才能清晰的了解病人的真正病情

    “什么?疫毒”白药的金线之上刚一套上黄卫国的手,就一股黑色气息从内关的针眼处冒出来,那不是自己曾经见过的‘疫毒’吗?

    可是黄卫国见白药这般举动,相当生气,一把扯开银针金线,然后暴怒而起,看向了白药

    “你想干什么?不是跟你说了没病吗?谁叫你多管闲事儿?给我滚,滚出我的大楼”

    黄卫国突然像发神经一样大吼,白药并没有心惧,而是收起了金线银针,慢慢的开口道:“我不知道你在掩饰些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得的,不是病,而你所中的疫毒,我曾经见过,还治好过你要是相信我,就来小平房找我不过条件是,你要给我个理由”白药说完,便开门离开留下黄卫国,久久不语

    出了门,有趣的是那个地师朱何竟然帮着白药将那个秘书和黄涛挡在了外面,一见白药出了门,朱何就放开了手,而黄涛和秘书也瞬间冲了进去

    “这么快就出来了?”朱何靠着墙壁问道

    “人家都让我滚了,你以为我像你那么不识趣吗?”说完,便向着电梯口走去

    而那朱何见状,跟了上来

    “是够识趣的,一起走不介意的话,午饭一起?”这朱何一反常态,竟然主动跟白药打起了招呼

    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白药去也不惧便答应了下来,于是乎,白药带着朱何这个没什么交情的家伙,来到了那个素面馆

    “你这家伙,知道那个黄卫国的事儿?”坐了下来,白药先开口道刚才在那个疗养室,就朱何一个人,那么这朱何很可能就是黄卫国的心腹

    “你认为,我要是他的心腹的话会告诉你吗?”朱何反问一句,将白药给问住了

    将白药傻了眼儿,朱何继续说道:“我只不过是前天才被他找来看风水的,因为业务上有些往来,再加上他要的这块地方正是我爷爷曾经看过的所以我才答应了他”

    “不对,你个骗子你一个地师,还看不出来黄卫国中了疫毒?”白药疑问道毕竟这个朱何有些表里不一,说话又是颠三倒四,很狡猾

    “哎,那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我知道他中的是疫毒,但是这和我没什么关系他是死是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况且,这疫毒我也根本没办法我一个地师,没你灵师那么大本事”

    这句话说得白药倒是爱听,对朱何的怀疑,也削减了几分毕竟他一个地师,有自己的尊严和光荣,没必要骗自己

    “不过,我要说的是这事情绝不简单,那黄卫国已经是疫毒深种,少说有两年的时间但是”

    “这疫毒最长的存活率是一个月”这句话是朱何说的疫毒,这种自几千年前就已经出现的鬼东西,到了现在,对它也是束手无策除非华佗在世,葛洪重生当然,现在多了一个白药

    而黄卫国中了疫毒两年时间还没有死,那只能说,有什么东西在控制疫毒的发作要控制疫毒,那只有疫毒的施毒者

    第三十章还是来了

    〖奇·书·网]更新时间:2012-10-2213:38:55本章字数:3169

    和朱何聊了半天,还吃了顿饭可是白药还是没有从他身上找到任何可以证明他身份的资料这完全不符合常理,要知道,现在的地师绝对是国宝,这朱何不知道还算不算地师,但是哪怕他只会点儿地师之术,那么他也是国宝,除非,他想自己一样,是个雏儿

    这个白药肯定不会相信,主要是怕打击自己的智商

    结果一顿饭后,两人是分道扬镳这个朱何的身份还是没有搞明白倒是黄卫国的事儿,搞得白药是焦头烂额要是黄卫国后面真的有什么东西的话,那么这黄卫国应该是受了威胁才对否则谁会傻到有病不治啊

    接着,白药回到了小平房因为今天下午没有他的课,应该说他这一周的四节课都上完了那么接下来的周末,就应该发展自己的医馆才对毕竟一想到可以治病救人拿点儿小钱,白药心中就是一顿激动有钱的日子,就是安逸

    当白药回到了小平房,结果发现已经有人早早等候来人正是昨天的那个王姓男子,还有他那患有糖尿病的母亲

    “白医生,你终于回来了”将白药回来,男子是激动不已

    “对不起啊早上有课,不过阿姨的病也急不得你就别着急了”

    “哎,我怎么能不着急啊白医生,昨天你让我抓的药,结果给我妈吃后,她就一直呕吐不止,今天早上还开始发起了高烧医生,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啊?”结果年轻人着急是因为吃了白药开的方子吃出了问题

    白药听后,反倒是微微一笑

    “大哥别急那是正常情况昨天给阿姨开的药我加了一些致人呕吐的药材主要是想让她清空一下肠胃,而这个发烧,则是我说的副作用现在我就为阿姨施针,一轮针后,应该就会好很多了”

    说完,白药右手一抖,银针金线飞出,只看到银针在金线前飞舞,和上次为房东施针有些相同,白药这次主要施针的还是主胃的一些岤位,最后再气海留了一针,这一针属于久针因为白药只有一根银针,所以白药只能以手代针,分别瞬点了阿姨的梁门梁丘两大岤位,刺激她的身体机能最后收回双手,重牵起了金线,传输了一股内劲儿,将银针上的药性打进了阿姨的身体内

    “好了”最后白药取出了银针,银针金线被收回了手腕

    而就在白药收针的同时,阿姨也是猛的喷了一口淤血对此,白药是微微一笑这次施针越来越熟悉,很完美的搞定

    而过了一会儿,那个阿姨慢慢的回过神感觉了一下身体的情况,还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烧退了,肚子也不疼了感觉,身体好轻松,从来没有的轻松”阿姨极为不可思议的回过头,看向了白药这个二十来岁的小医生,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医术?

    “妈?你没事儿了?”娘情人见阿姨好转了过来,立马迎了上去

    而阿姨则是两眼迷茫的点着头,“没,没事儿了我感觉,像是回到了三十年前一样,想跑,想跳儿啊,还不快些跪下来谢谢神医”

    阿姨刚一说完,那年轻人就跪了下来,“多谢小神医相救,多谢”

    “诶诶诶,搞什么啊我比你小,你还给我下跪我折寿啦”白药见状,立马扶起的他

    “先别高兴的太早”白药说道,“这次施针只是暂时的,阿姨你好是要在自己的生活饮食上调理才行,知道了吗?下一周这个时候再来,我还要施针两次”

    “是是是”年轻人将白药的话全记住了

    “嗯,那个药房现在不用了,我再给您开一服生津止渴,养胃化痰的方子这个不是很贵,吃个两三方就够了对了,阿姨去买点儿秋梨,然后切成片,熬成水每天记得要服用一颗梨知道了吗?”

    白药此时就像一个真正的医师,关切的对着自己的病人说着病况无论对方的身份是什么,在他眼里都只是病人而已

    “白,白医生我妈不是患了糖尿病吗?怎么还要吃秋梨这种糖分很多的水果呢?”年轻人很担心,怕白药发气一通现在的医生你要是敢质疑一点儿他的医术,那么肯定会被乱吼一通,最后对病人也是很不负责任

    不过白药肯定不是那种人,好像知道了年轻人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