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9827017 - 第十七章 露宿之餐 幻心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正巧,伏劢那双犀利的眼神早已狠盯着千乘临硕那只心怀鬼胎的手,蔑视的白了他一眼,见千乘临硕那只不安分的爪子慢慢靠近雰儿的玉手。

    “哼哼~”伏劢嘴角一抹狡诈的笑,悄无声息的靠近千乘临硕。

    千乘临硕终于牵到了那手,心里满是兴奋,可总是感觉这手感不对呀?怎么这么粗糙,还这么多长毛?他满是不安又带着疑惑低头看自己牵的那只手,心中千千万万的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差点没把他的小心脏踩出滔天洪血,他瞬间凌乱了,凌乱了,凌乱了~

    what?!!居然是只狗爪子!千乘临硕目光移向这狗爪子的本尊,伏劢正在用另一只手捂着嘴偷笑,千乘临硕顿时心里那个无线阴影和尴尬呀!尴尬呀!尬呀!呀!~

    伏劢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哼!看你还敢握我家雰儿的手不?我家雰儿的手岂是你能随便握的?!想着想着,自己便呲牙咧嘴的眉飞色舞笑了起来,这笑声传到了雰儿的耳中,总觉得这声儿不太对劲,怎么听怎么怪异,停下了脚步,回头望了一眼,就看到伏劢那没形象的仰天大笑,不解道:“伏劢!?你犬癫疯了?!”

    听到雰儿这么一声,伏劢立刻憋笑,差点没憋到岔气儿!赶忙摆着双手说到:“没,没有。”

    “喔,没有就好,”雰儿若有所思的看着伏劢,有转身继续行走。

    伏劢见雰儿转过身去,又是想张着嘴大笑,却被雰儿猛然间一个回头硬是压了回去,伏劢愣愣的看着雰儿,身子也觉得僵硬了,又变了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继续走着,害得伏劢一阵冷汗。

    白天,她们仨人赶路,晚上,以天为被,地为眠。

    一片树林中,那更古沉默永不停息的小溪,不过地面潮湿的树叶层下经常是又滑又软的泥浆和腐烂的木头,蓦然,望见了道路两旁一行行直挺挺的树。

    咕噜噜~伏劢的肚子这委屈受的,也会抗议了,道:“雰儿,我这肚子都快饿成纸片了,路上带的干粮也都吃的差不多了,没吃的可怎么办。”

    “又饿了吧?”雰儿笑道。

    “既然伏劢饿了,我去找些食物,看着附近有没有什么野果野餐之类的,你们在这儿等我啊,记得千万不要随处乱跑,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去理它们,”千乘临硕异常谨慎的交代。

    “嗯嗯,我们可以,你去吧,”雰儿笑道。

    伏劢那头点的比拨浪鼓摇的还起劲儿,想着千乘会找些什么好吃的,比如像什么野兔呀,野鸡呀,野鸭呀?野狗――呸呸呸,什么野狗!除了狗之类的,什么都行!伏劢沉浸在自己幻想的没事之中,欲罢不能啊。

    良久之后,伏劢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千乘用一衣襟包裹着一大堆东西回来了,伏劢老远就闻到了鱼腥的味道,想着是一只大肥鱼也好,伏劢赶紧凑了上去,围着千乘临硕转着。

    千乘将衣襟放下,一条鱼和几颗海螺随着衣襟滚落而下,伏劢顿时愣了,以鄙视的眼光看着千乘临硕道:“怎么就这么点吃的呀!怎么够吃?再说这小不拉几的东西也能吃?”

    “这周围,我巡视了一边,发现前面的妖气很重,而且这里的野果野禽都是有毒的,万万碰不得,所以我就去离那片地方较远的河边,抓到了这,怕你们遇到危险,就赶紧回来,所以我们必须吃过之后赶紧离开,以免有什么不测,”千乘临硕道。

    “妖气?这里妖气很重?伏劢,我们撑一下肚子,就赶紧走吧,”雰儿道。

    伏劢见雰儿有些害怕了,就去一旁用法术变了一堆火,火蹭的着了起来,千乘临硕施法术将鱼和海螺漂浮在火焰之上,许久之后,烤得也差不多了,鱼的香味早已充满整片空气,千乘临硕继续施法,那条烤鱼身上的刺全部被剔除干净,只剩那鱼完整的诱人的美食,他将那烤鱼一分为二,给了雰儿。

    “喂!你告诉我,这小不拉几的海螺怎么吃,”伏劢两只眼睛盯着手中捏着的小海螺打量着吃法问着千乘临硕。

    千乘临硕手中突然变出几根如针般大小的小木尖儿,顺手捏起一颗海螺,小心翼翼的将海螺口那片薄片剔去,然后用手中的小木尖儿轻轻对着海螺口内早已熟透的人肉,稍微一扭,再一挑,那海螺中的熟肉便被挑了出来,千乘临硕拿着小木尖儿上插着的海螺肉递在伏劢眼前看了一看,又将那熟肉放进了嘴里,那模样吃的看起来还挺香的,伏劢看的也是口水直流三千尺,看着千乘把肉吞。

    伏劢也学着千乘临硕的样子,将海螺肉挑了出来,一瞬间,忽然看着小木尖儿上的海螺肉有种怪怪的感觉,总之,这种感觉又说不上来在哪里见过。

    “管它呢,先填饱肚子再说,”伏劢说着便将小木尖儿上的海螺肉撂进口中,细嚼慢咽的品味着,嚼了一口又一口,猛然间感觉不太对劲,一种感觉让他瞬间石化,一下子将口中嚼着的海螺肉吐了出来,要命的清着喉咙,抱着一棵树干吐了起来,面部瞬间憋的通红,看那模样挺痛苦的,过了许久,才缓过神来。

    伏劢像鬼一样悄无声息的飘到千乘临硕身后,双目怒视着他,道:“你先别吃鱼肉!”

    千乘临硕看到了在他身后的伏劢,满是疑惑,问道:“怎么了?”

    “你先别吃,我怕你会吐,”伏劢淡淡的说到,但仍是那怒不可遏的模样。

    “恩,我不吃,你且说来。”千乘临硕说着将那一丝鱼肉放了下去。

    伏劢愣愣的说:“喂,为什么我吃这海螺有种吃黑鼻涕的感觉,而且还是稠的,”

    千乘临硕听到这么一句话,那个笑的耐人寻味:“说的好像就跟你吃过黑鼻涕的样子,而且还是稠的,”如果刚刚伏劢不提醒他将手中的鱼肉放下,他保证自己早已吐到十万八千里的九霄云外了,露出一抹苦笑。

    “你,你,哦,我知道了,你就是存心不良,就是害我,耍我!”伏劢气势汹汹的对着一本正经的千乘临硕咆哮,又感觉自己吃亏,面子上又挂不住,便垂着头转身离开了。

    ‘什么跟什么嘛!什么好像跟我吃过那什么似的,那只是一种感觉行不行!’伏劢一屁股坐在地上,拿起一旁的树枝一根一根的使劲掰着,嘴里一阵碎碎念的嘟囔。

    “伏劢,这么说能像你这种吃出这种味道的人不多喽,”雰儿出现在伏劢身后,那表情明显是在偷笑嘛。

    伏劢噘着嘴“走开,我想静静!”

    雰儿这才笑着离开了。

    又有一阵声音传来,“哦~我忘了,你的原身是神犬,嗅觉很好,那味觉一定差不到哪儿去。”伏劢一阵恼怒,千乘临硕阴森森的语气还让不让他好好做犬了!这不是丢犬的脸吗?!犬的脸都让啊,给丢尽了!

    伏劢硬是死死的憋着气,不吭声,死也不搭理他们,他越想,就越觉得懊悔,头越发的低了,就差使出犬的本能,刨个坑钻进去,把自己给埋了,这下,这个世界都安静了,他也可以好好的想静静了。〔作者:伏劢,静静是谁?〕

    题外话

    重口味,作者:伏脉,静静是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