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9827017 - 第二十二章 天界之中 幻心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路上,她看到两个熟悉的背影,走上前去。

    “钟离大侠,你们怎么来了,我们不是分道而行了吗?”雰儿有些疑惑。

    聂闻希笑道:“雰儿,这才几天不见,你怎么都好像瘦了一圈似的,变得这么憔悴,”她看着雰儿这般瘦弱的身子,不免有些心疼。

    “没事,我本来就是很瘦的,无论怎么吃饭,吃再多的饭都胖不起来,也没办法,也可能是这几天胃口不太好吧,”她搪塞道不过聂闻希总感觉她现在跟以前不太一样,心事重重的样子。

    伏劢不知从哪蹿了出来,“好了,好了,就不要再这么嘘寒问暖的,你看看,你看看,伏劢我也是瘦了一圈,看这儿,看这儿,再看这儿,”他指指脸,指指肚子,指指腰,在她们面前转了一圈,继续说道:“都不知道问问我。”

    她们看这伏劢孩子气的摸样,忍不住暗自偷笑,这伏劢总是这般让人没办法。

    伏劢看这她们两个情不自禁的讥笑之样,不屑的说:“又笑,有那么好笑吗?真是的!”便无趣的走开了。

    雰儿看向了钟离子,“钟离大侠,近日可好?”

    “可好,一切都好,此次前来,是受千乘兄之托,冉姑娘将我们叫来的,也不知是所为何事,我本以为你们这出了什么事。”

    千乘?他究竟还要干什么?雰儿心里有些顾忌,难道是有关自己的事?

    三人来到端木府前厅,见到了千乘临硕与端木墨辰。

    “钟离,你来了,”千乘临硕道。

    钟离子向他们点了点头以示礼貌。

    “哦?这位是?看这位大侠面露凛然正气,想必不是个普普通通的道人,”端木临硕上前仔细的大量着钟离子。

    “在下钟离子,游走江湖,斩妖除魔的普通道人罢了.”

    端木笑道:“大侠谦虚了,大侠光临寒舍,如有招待不周之处,请多担待。”

    “此次前来多有打扰,还请海涵。”

    伏劢又蹿了出来,“够了,够了,文邹邹的,两位就差当个书生了,还是个落地的!”

    听了这话,众人呵呵大笑。伏劢无语了,他搞不懂是在笑他自己,还是在笑他们那文邹邹的对话。

    笑声之间,千乘临硕很是严肃的看向了一旁笑着的雰儿,道:“雰儿,你现在就可以知道你的来历了,我本想将这个秘密一直保留起来,不让你知道,可是看你那么痛苦,纠结的样子,我很是不安,心痛。”

    雰儿心里凉了半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聂闻希讶异的问:“来历?什么来历?雰儿不一直都是清月岛的弟子吗?”

    “对,她是清月岛的弟子,可这只是一小部分,”冉冰冰突然出现说到。

    “冉姑娘所言不虚,”千乘临硕转身走向钟离子,道:“钟离兄,可否借用你的幻镜一用。”

    钟离子将手一摆,一精美绝伦,格外别致的铜镜就出现了。

    众人看着这幻镜,眼前一亮,“这镜子可有什么妙用?”

    “这幻镜可有了解前世,通晓因果的作用。”钟离子道。

    雰儿表情凝重,谁都看不出她现在在想些什么。

    “钟离,你先施法,看看雰儿的前世今生,”千乘临硕道。

    雰儿突然叫道:“等等!”众人愣住了,齐刷刷看向雰儿,“我,想知道师父的一切,我不想知道我自己是谁。”她现在仍然是在逃避,不过,她还是想知道自己所尊敬,所爱戴,所信任的师父,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那么残忍。

    千乘临硕看着她那坚决的目光,知道她还是不肯面对,轻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钟离兄,你施法,将子雅的一切都显现出来吧。”

    钟离子点了点头,伸出手指在眉间一点,念动咒语,手指霎那间指向半空中,那幻镜就悬浮之上,之后出现一幅画面。

    一千六百年前:

    天界中一派云雾缭绕,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就像是几笔淡墨,抹在蓝色的天河之上,若是有位诗人在这里眺望吟唱:芊芊玉英,济美琼林,靡靡王生,实迈俊心,藻艳三秀,响谐韶音,映彩春兰,擢蘂秋岑。可谓是这漫天美景,心中一发不可收拾。

    而天宫的另一边,朦胧的薄雾氤氲缠绕,埋藏在天界之土中的是仙草,这些个仙草各有各的异同,有的可让凡人死而复生,一些则是可以让人拥有法力,甚至是长生不老。

    这时,从天宫的另一边,看到身穿碧蓝色纱裙的仙子,手挽精致的花篮,轻飘飘的衣衫在云雾之间缠绕,慢慢盈盈飞来。

    “子雅,我们这次一定要多采些仙草,上次那些都不够,害得咱们被那老巫婆给骂的狗血淋头,”一个俏摸样的仙子撅着小嘴嘟囔着说。

    子雅轻掩一笑,道:“午若,你就莫再生气了,生气会让你变得很丑很丑的,药司姑姑生气也是情理之中,”子雅劝着她,便开始用铲子挖仙草。

    午若看着正在弯腰认真挖仙草的她,不满的说:“就你积极,除了责骂,还会有什么好处,谁让我们受制于人呢?又有什么办法!”又无精打采的摇摇晃晃走到了子雅旁边,开始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枯燥工作。

    这里没有日落,这里更不曾有夕阳,甚至看不到渺茫的希望。

    子雅直起身子,数了数篮子内的仙草,“嗯,好了,一亿五千根,午若,你好了吗?”

    午若听到呼唤,喊到:“好好,恩恩,马上就好,”她应声答着,等到采够了药司姑姑罚她的在每日一亿五千根之上,再加一亿五千根的任务,她累得早已晕眩,恐怕这就是与上司为敌的结果,她们这些小小的仙子永远只能臣服于那些颇有地位,外表看起来德高望重的重仙之下,永不逾越。

    午若缓缓站起身来,虽说她是仙子,可是仙子也是会有疼痛感,也会有自尊心,平常心。她呆呆地望着自己和子雅的那双手,那是能够留在这座天宫的唯一标志,唯一象征,因为她们这些小小的仙子一直以来都是这座天宫的利用工具而已,她不知道自己如果没了这双手该怎么办,该何去何从,她没有家,不敢奢望爱人,没有方向;但她又看看自己的那双手,又庆幸到,还好自己有双手,可以有个地方住,有个朋友陪着,自己不会死去,可以永远在这个地方,采仙草,受惩罚,采仙草,受惩罚,永远,永远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