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9827017 - 第二十四章 你比我娘都美 幻心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子雅心里鄙视道:“你是鬼啊!神出鬼没的!吓死神仙了!”

    过了半天,那男子才张开嘴问:“敢问姑娘你是谁!来我这寒舍作甚?”他盯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心里想着,她是谁!她来这儿做什么!她怎么进来的!

    子雅嘴巴像是被粘了浆糊一般,怎么也张不开嘴,见眼前这个男子正仇视般的死死盯着自己,吞吞吐吐的说:“额--这个--这个--”她心里那个七上八下啊!语无伦次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哎,有了,她灵机一动。

    好嘛!嗵---的一声,一倒在地,别说,这佯装一晕还真像。

    那男子一见这阵势,“姑娘,姑娘,你没事吧!”他心慌意乱的叫着她,见她没有丝毫反应,心里吓得直冒汗。一下子将子雅从地上抱了起来,直冲进屋,将她放在床上。

    她悄悄睁开一只眼睛,见眼前手忙脚乱的男子,不由得心里一阵窃喜,见他又火急火燎的走了过来,继续闭上眼睛。

    那男子有点不知所措的说:“姑娘,小生看你全身湿透了,应该会很难受,嗯……”

    “不是吧!这男子不会!不会是要换我衣服吧!”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心里想着,你要是敢动我!我就打你个狗啃泥!

    男子又说:“毕竟男女授受不亲,我这儿地处偏僻,也没有什么女孩之类的为姑娘你换衣服,”说到这儿,子雅不淡定了!这意思那么明显,她握紧拳头,钻的紧紧的,若是他真的感动自己,绝对的不会饶了他!

    噗通---子雅顿时像是被什么巨大的东西死死地压住了,然后就听到那男子说:“姑娘,我也没法子给你换衣服,这是我给你添的两件大被子,希望你不会冷吧。”

    子雅整个身子被那两个大被子盖过,乎的盖过了头部。男子看着床上的她呆呆笑了。

    她的心里那个大写的崩溃啊!

    呼!压死我了!这么大热的天儿!你居然给我盖这么厚的大杯子,而且还是两件!我真为你感到智商堪忧,为我装晕感到悲哀,竟落到你这么一个无知的人手中!谁让自己作死!

    不知过了多久!子雅居然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看到正趴在床边守了一夜的男子,心中多了些许的温馨和愧疚。

    为了不打扰到他休息,子雅悄悄用手掂起被角,缓缓地坐起身来,眼神望了这个男子一眼,在丝毫不触碰到他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下了床,站在地上,看来了看依然脏兮兮的自已,一个转身,施了一个法术,自己就变得还是那般美丽,那般干净。

    她小心翼翼打开房门,刺眼的阳光好温暖啊!她走到那株仙草旁边,那株仙草这可怜兮兮枯萎的不成样子,轻轻叹了口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她随手掠过那株仙草,又变的充满活力,瞬间恢复了往日的样貌。

    “姑娘,你醒了,身子有没有什么不舒服,”那男子的声音格外温暖。

    子雅听到他的声音,心里茫然,“他怎么老是阴魂不散的!”她生气的之间一转身,气势汹汹的大步向他走去。

    咔嚓---木板瞬间就碎了,子雅整个身体向后仰,身子眼看就要摔在那些盆栽之上,说时迟,那时快,那男子,一个飞身般跃了过去,一把拦住子雅的腰,此刻,他与她相离的那么近,足以嗅到他身上谈谈的香味,瞪着大大的眼睛,心里像小鹿般扑通扑通的乱跳,我的天啊!这是她第一次跟一个异性靠的那么近。

    男子轻轻的将子雅扶了起来,手慢慢松去,长叹一口气:“还好,还好,没有伤着这些花花草草,还好没有暴谴天物。”

    听了他这么一句话,子雅原本有些害羞红晕的脸蛋瞬间变得狰狞,她怎么感觉自己有种被耍了的样子。

    那男子赞叹的眼神望着这片花海,只觉得,背后阵阵阴风吹来,令他毛骨悚然,极慢的转身看向子雅,只见子雅正站在他眼前,狠狠地盯着他,两人之间仅有五公分的距离。

    “喂!你说那些花草漂亮,说我暴谴天物!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不漂亮喽?”子雅一步步逼近他,他一步步向后退,他顿时感觉自己的手无处安放,不知该怎么回答她的话。

    “怎么!不敢说了?”子雅一个力道一把将那男子狠狠撞在竹抢上。“嗯?!”她双手猛地击在他的双肩两旁,眼神中带着要将他剥皮的仇视。

    那男子依然沉默,虽然所眼前这个女子有着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但依旧比不上那些整日陪着他的花草,何况在他心里,那些花草的确比子雅漂亮,他可不想骗她。

    见他这般沉默不语,她的气焰更加之大,放下了抵在他双肩的双手,轻转过身去,那男子以为她放过他了,便准备回去。

    谁之子雅呼的一下转过身面向他,拽起他的胳膊,扛起他的胸口,一个从空中划落得弧度就这样被完美演绎了出来,他被重重摔在地上。子雅冷冷的走到他身边,瞪着他,面容冷峻像座冰山,恍惚之间又有些轻蔑的笑:“我就是这么漂亮!”大拇指帅气的掠过鼻子,说完就看向一旁的花海,出了这口恶气,心情格外的好。

    她见好多好多只蝴蝶在花海之间翩翩飞舞,这个景象简直要比天界不知美上多少倍,自己也不由得跟着舞了起来,舞动起蓝纱裙,飘逸的长发,迷人的脸庞,银铃般诱人的笑声,像是天籁之音,没有嘈杂,画面简直勾人魂魄。

    躺在地上的男子捂着还在隐隐作痛的胸口站了起来,被子雅的笑所吸引,他望眼欲穿,见她正乘风飞舞。这么看来,他的眼里,这才是真正清雅脱俗,不染尘埃的一朵绝美之花。他呆愣的站在那儿,望着眼前的女子,慢慢被她的全部所吸引,似乎忘记了疼痛,不知不觉间,她已经代替了那些陪伴他已久的花草,在他心中,她最美。

    子雅不经意间目光瞥向了他,见他如痴如醉般的摸样正望着自己,她会心一笑,嫣然停止了飞舞,向他走去。

    看着眼前缓缓走来的女子,微微暖风轻抚起她的长发,舞起她那碧蓝色的纱裙,男子不由得脱口而出:“姑娘!你比我娘都漂亮!”

    毕竟大多男子在未找到自己心仪的姑娘时,都会觉得自己的娘亲才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

    子雅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话给雷到了,脸上满满布上绿加黑的线条,差点没吐血。再也没心劲跟着男子掰腕子了,越看他越想笑。

    “呆瓜!你叫什么?”子雅淡淡的笑。

    “小生姓藺名成。”

    “哦,藺成,我叫子雅。”

    “子雅,子--雅,子--雅,”藺成喃喃道,就这样,他的心里便刻上了子雅这个名字。

    子雅环顾四周,也不见一个人,问道:“呆瓜!你家人呢?怎么不见。”

    “哦,家人---”藺成的目光黯淡下来,“都不在了。”

    子雅惊了一声,又懊悔提这么一个问题,“对不起,真是对不起。”

    “没关系,我早就习惯了,”他淡淡的说着,对她付诸一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